妮妮的内增高

升温(小甜饼扔一发~)

     喜欢有点儿傲娇但心地不坏的小天使和可爱纯情又虔诚的小夜魔,这对儿妥妥地吃了~

     自从天启一战后越来越多的新学生加入X学院,这导致操场上像这样枝繁叶茂的老树越来越少,当然,能被天使看中拿来晒翅膀的就更少了,比如它的树干后面大多时候要藏着一只小恶魔。河边新来的Arclight正在集中精力将冲击波射到靶子上,Warren侧了侧身子面无表情地看着那边,巨大的振动能量挣脱束缚直直射入河水中,一道水墙被炸了起来,倚在树边的蓝精灵没有及时反应被水花溅了一脸。Warren听到了带着少年音的咳嗽声,这和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透过枝枝叶叶向下瞥了一眼,橙红色的眼睛也在小心地往上瞟,忽然树下的人迅速低下头“噗”地一声原地只留下一团还没散尽的蓝色烟雾。

    Warren知道那是谁,当那个人从角斗场的木匣子里跌跌撞撞摔倒在自己脚下时,他想上去几脚把这个胆小鬼打趴下,当再一次他在真正的战场上俯视那个弱小的蓝色的身影,他的目光在他身上多停留了几秒,当他极速掉入死神的魔掌中时,一句话撞入他的意识中:虔诚的魔鬼,堕落的天使。然后一道光线刺痛了Warren的眼睛,他眯着眼睛,隐约看到一个生着尖耳朵蓝皮肤的人正双手合十嘀咕着什么,意识不清的Warren只觉得那人穿着红夹克的样子真蠢。后来他知道了那个“蠢货”的名字—Kurt.

    “Kurt,你是要把他打包吗?”Warren活动了一下唯一裸露在空气中的眼球,全身上下紧紧缠绕的纱布勒得他喘不上气,“他现在已经没事了吧?”“放心吧他恢复得很好,你检查一下他的翅膀愈合地怎么样了。”Kurt怯怯地伸出双手,在快碰上巨大的翅膀时又往回缩了缩,“这不会让你感到疼的。”Kurt拆开纱布轻轻抚摸着还沾着斑斑血迹的雪白的羽毛,但他忘记了自己的爪尖还是很锋利的,碰到裸露的皮肉时Warren倒吸一口气,“嘶—”“啊,对不起!我,我可以的...”Warren感觉到Kurt正用毛巾为自己擦拭着翅膀,很缓慢但很舒服。

    没过多久Warren就完全康复了,他又可以在直升机才能到达的高度肆意翱翔。这一次他刚飞到屋顶,就看到Kurt在房间里贴着窗边仰望他,无聊的时候没有什么比捉弄一个胆子又小又没有脾气的人更有趣的了。

   “嘿!”天使蹲在窗台大翅膀糊了一窗子,坐在里面的人吓得差点跌落在地,Warren霸道地拉开窗子,“想来点儿不一样的感觉吗?”“你应该,应该...啊—”,Warren没有听到他说了什么因为他两只手伸到Kurt腋下一把把人捞了出窗外,“救命啊!”要不是蓝皮肤的缘故Kurt现在的脸肯定是绿的,他死死闭着眼睛,但感觉告诉他他现在肯定飞得比云还高了,虽然他只是被迫在飞...“没那么可怕不是吗?”Warren好笑地看着那条被紧紧夹在两腿间的尾巴 ,“你可是x战警居然这么胆小。”Kurt受不了这种话试着睁开眼睛,感觉到手中僵直的身体渐渐放松,Warren加速径直向上飞去,“上帝啊救救我!”“还有更刺激的呢。”Warren松手把Kurt抛上天去任他自由下落,受惊的小恶魔瞪大了金黄的眼睛在空中努力了几次都无法瞬移,地面上已经有学生在惊呼了,就在Kurt快接近草坪的时候Warren冲了过来将他拦腰抱起,“怎么样是不是很刺激?”

   后来Warren才反省自己犯了思想上的错误,永远都不要以为从不生气的人就是没脾气,毕竟脸颊上带着三个指痕的掌印让他吃晚饭都有些困难。

   Warren好像只对Kurt感兴趣,他不断发现着Kurt身上的鲜为人知的地方。比如他上次当众嘲笑Kurt那件和肤色极其不搭的红夹克时他才知道Kurt很喜欢歌手MichaelJackson,所以才买了那件衣服。还有一次Kurt因为帮了倒忙被骂笨蛋,Warren看到他躲在角落哭得伤心,抱着嘲笑一番的心态走上前,结果把翅膀借人擦了一晚的眼泪。Warren会经常忘带钥匙,他也不愿意去找暴风女取备用钥匙,于是就顺着阳台跳进他隔壁的房间,一开始还会把里面或是在洗澡或是在看书的小恶魔吓一跳,时间长了他的邻居还会好心地给他留个门。Kurt会小声抱怨Warren把电视的声音开得太大,而Warren总爱拉扯他垂在一旁的尾巴,等到第二天Warren从蓝色的小床上醒来的时候他房间的备用钥匙已经被放在枕边了。

   上课时Warren喜欢坐在最后一排,那可以给他的翅膀足够宽敞的空间,不过因此他也会听到前面几个女生每天交头接耳的内容。Warren在食堂吃着饭脑子里想着课上听到的那句“表白是件很困难的事”,他也不知道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是怎么进去自己脑袋里的,可能是因为她们说“困难”,天使永远都愿意去挑战困难。他低着头不理会周围的人,直到Kurt坐到一边,是的,他就是能感应到。

  “Kurt.”Warren走过去坐到他对面。

  “我以为你只会叫我‘小笨蛋’。”Kurt舔了舔叉子完全没有介意的意思。

  “你不是不喜欢别人那么叫你吗?”Warren不客气地将Kurt手边的纸杯蛋糕拿走。

  “嗯...不过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没问题。”

  “Warren?”

  “嗯?”

  “你很饿吗?”Kurt盯着被抢走的巧克力蛋糕眨眨眼。

  “你想来一口吗?”Warren捏着仅剩一小块的蛋糕凑到Kurt眼前。

  第二天Warren就听到有人在说Kurt在食堂被天使投喂这件事了。

  Kurt最近遇上麻烦事了。因为他前几天被Warren用翅膀堵在墙角了,不,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对方动了动嘴说了一句话:“我要和你表白。”

  还用说吗,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逃啊...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逃...不过从那开始一切都不太正常了,以前总爱捉弄他的Warren现在会在课间冲他眨眼睛,好吧这似乎还算正常,会在傍晚给他送玫瑰,朋友之间的话也还说得过去?那...今早把他按在树干上强吻就太过火了吧!这样想着Kurt紧张地看向阳台,害怕那个人会不会突然蹿进来。

  今天Warren准备展开近一步行动,他刚刚在屋外看到Kurt独自一人在房间搭积木,真是小孩子的行为。

  “你,你...”

  “门没关啊。”Warren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坐在离Kurt很近的地方,在Kurt看来真的超级近。

  Kurt呆呆地坐着,但似乎坐以待毙并不是什么好方法。

  “Warren,你是在耍我吗?”

  “什么?”

  “为什么要对我,对我表白...如果是在开玩笑那请你停止这种做法。”

   Warren被问住了,他好像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对Kurt表白呢?是因为他听说对一个人表白很难所以他才会去网上搜索那些俗套的讨好人的手段?不是的...Warren又向前移动了一段距离。

  “我没有开玩笑,虽然...我也不清楚为什么要这么做。”

  “...”

  “我觉得,我很有可能是喜欢你,所以...想让你接受我。”

  Kurt没有过这种经验,他只知道“喜欢”是什么意思,“你是说‘喜欢’我?你不会喜欢我的,你总爱捉弄我...”

  “你怎么知道那不是喜欢的一种呢?”

  Kurt被Warren好看的脸吸引得入迷,他们从没靠得这么近。

  “啪”

 搭好的积木被细长的尾巴扫了一地,原本漂亮的小城堡也瞬间倒塌。

  “如果你能堆好它...我就答应你。”

  路过的万磁王朝里看了一眼心想:堆吧孩子,不亏。

 

后续

刚从浴室出来的Kurt只穿了件宽松的白T恤,但总比床上那只几乎是全裸的强。等等!

“Warren?!你怎么会—”

“怎么了?这又不是第一次了。”

“我是说,你为什么不穿衣服!”

“我觉得...”纯洁的天使拍拍床,“我们是时候做一些情侣应该做的事情了。”

Kurt又陷入麻烦之中了。

    

评论(12)
热度(104)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