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内增高

特别的你(三)

“希望今天的突然涨潮没有让你失望。”
Chris打出几个字又马上删掉,反反复复几次才把这一句意义不明的短信发给了对方。
“嘿Chris!”好哥们Sam,也是这间酒吧的老板,正站在灯光闪烁人影攒动的舞池中心招呼他,“各位我这位朋友可是玩电贝司的高手,我敢打赌一会儿他能让你们爽到飞起!”
Chris根本不搭理Sam和他那些磕了药似的狂热客人,他的眼睛仿佛固定在了看着手机屏幕的那个角度,眉头紧皱着似乎在等一个超级爆炸性的消息。
“Chris你可从来不会让我失望的…”Sam随便叫了个歌手上台无趣地跑了过来,“来这种地方不唱歌跳舞只是盯着手机看个不停,你简直就像一个第一次来酒吧的高中生一样。”
“今天棒极了,谢谢你~”
屏幕上忽然跳出一句话,Chris像是被蜜蜂蛰了屁股倏然挺直了腰。
“不客气,好梦。”
“好梦~”
总想再聊点什么但Chris还是客气地道了晚安,虽然没有一个成年人会在晚上8点钟就上床睡觉。
“你在笑什么呢?你到底在干什么?”Sam好奇又惊异地探过脑袋,Chris迅速按下黑屏键,却还是被Sam看去几个似乎有些暧昧的字眼,“没什么。”Chris把手机插进兜里才抬起头看了今晚看他铁哥们的第一眼。
“你今晚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喝酒啊。”
Sam抛来一个大大的白眼,智障才来这儿泡澡…
“Perfect Martini .”Chris转身朝调酒小哥打了个响指。
“甜酒?你之前不是还说那是Omega和娘炮才会喝的酒吗。”
“我忽然想尝试一下烈酒和蜜糖混合发酵的滋味,据说酒精的辛辣会瞬间充占大脑和食道,而花香和冰甜则会在口中甚至鼻腔中萦绕不散,这不是冰冷锐利与温和典雅的完美结合吗。”Chris端过酒杯背靠着吧台抿下一小口棕红闭上了眼睛细细体味。
“给我也来一杯,”Sam半信半疑,“我觉得你可以转行去写诗了,说实话,最近是不是泡到好货色了?”
“注意你的用语。”Chris严肃地指了指Sam.
“好吧我的错,我真想提醒你…不过看你的样子是很看好这一位喽,也许他和之前主动上门的那几个不一样。”
“准确来说,他也是主动上门的…真正的…‘上门’”,Chris的蓝眼睛闪着亮光,“如果说特别,那就是他…有点傻,不过不是字面意思的那种,他…就像这酒里的葡萄甜浆,刚好就和那股辛辣配合得天衣无缝。”
“我还真想知道能把你拿下的是什么人。”Sam也颔首品了一口杯里的酒。
“是缘分吧。”
“嗯,味道确实不错。”

要不要去看看呢…Sebby收拾着书包,心思却早已飞走。
“Sebby你的手机忘记拿了!”
“啊谢谢你Adam.”
Sebby赶着自行车走出校门,他左右张望一番又失望地低下头,他不知道Chris对他的感觉是怎么样的,但是他总是期望什么时候Chris出现在他眼前,比如放学后来接他,两个人可以一起吃个晚饭或是再去一次海边…
不知不觉Sebby已经朝着Chris的店走去了,正当他迟疑不决要不要进去打个招呼时万里晴空中忽然划过一道闪电,豆粒大的雨滴毫无预兆地噼里啪啦砸了下来,一瞬间世界笼罩上一层灰。
“天气预报可没说今天会有雨!”Sebby下意识跑到店门口躲雨,不过上面的招牌根本就不足以遮挡住一个人的躯体,这下倒是给了躲雨的人一个理由进屋了。
“Sebby?!”
Chris本来还在想着这个时候学校该放学了,一张包子脸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窗户上。
“快点擦干别感冒了。”Chris把自己的毛巾递给了头毛湿得直淌水的小可怜,又去倒了杯热茶给他。
“你喜欢喝茶?我爸爸也喜欢~”
Chris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过来要扒他的外衣,
“不要这样!我,我还没有准备好…”Sebby急忙挣脱Chris往后退。
“难道你想穿着这件湿漉漉的衣服一直到天晴吗?”Chris知道Sebby想到了什么,但是考虑到他一戳就红的薄脸皮还是没有点破。
“也许会大一些。”Chris把一件抓绒的薄外套套在了Sebby的白T恤上,“好像还可以。”
Sebby暗自庆幸幸好裤子还没怎么湿…
“看来这场雨没那么快停。”Chris打开小门望了望乌云翻涌的天空。
“没关系我会跟我爸妈说我在同学家的。”Sebby开心地拿出书本,是的,他很开心,“我可以先在这里写会儿作业吗?”
“当然可以,在这里呆一晚上都可以。”听到一整晚Sebby又想到了些让人面红耳赤的东西,于是装作翻找书本把脸藏进了书包里。
Chris拿起茶几上似是做旧羊皮纸订起的小本子,念出了上面的字
“Я вас любил.”
Sebby惊奇地抬起埋在书包里头,“Chris你会俄语!”
“不是,只是我妈妈非常喜欢这首诗,小时候她经常读给我听,这是什么意思?”Chris顺势坐到了Sebby身边。
“这句的意思是,”Sebby似乎很自豪,“我曾经爱过你。”
Sebby一本正经地说出来却看到Chris在憋笑。
“你笑什么?我说的不对吗?”
“不是的,因为我觉得这应该是一首有些悲伤的诗,但是你…似乎很开心。”
“原来是这样啊…我们文学老师也经常说我读诗没有感情…”Sebby有些失落。同桌每次都能声情并茂地吟咏每个音节,而自己能把诗歌背下来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来读一遍,试试看我能不能帮你找到感觉,下雨天读诗再好不过了。”Chris温柔地把本子塞到Sebby手中。
“咳咳,”Sebby清了清嗓子,“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好吧。”
“Я вас любил,”
“我曾经爱过你。”Chris偷偷地靠近着Sebby。
“любовь еще, быть может, В душе моей угасла не совсем”
“爱情,也许,在我的心里还没有完全消失。”
“Но пусть она вас больше не тревожит”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显然Chris的翻译要比Sebby的原版朗诵还要深情,Sebby看着他浅蓝色的眼眸似乎附上了一层朦胧的水汽,在灯下闪着扰人思绪的光亮。他饱满的唇瓣微微启合,发出磁性低沉的魔音,几乎要与雨声融为一体。
“ Я вас любил так искренно, так нежно,”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地爱过你。”
Chris的声音很轻柔,仿佛在安慰一个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与爱人分手的可怜人,Sebby的语调也开始升降起伏,仿佛他就是灵魂已随爱人离去的那个抑郁诗人,在雨夜残酷地剥露着内心的孤独和断情绝意。窗外一声惊雷,一行泪水从Sebby的脸上滑下。
“Как дай вам бог любимой быть другим.”
“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爱你。”
Sebby的视线已经模糊,只是感到有个柔软滚烫的肉体在唇上摩擦蠕动,蓬松的胡须蹭得下巴有些痒,一阵热气喷来,有着淡淡的酒精味道和果香,Sebby沉迷着,顺从地张开了被轻轻拉扯着的嘴唇,“嗯…”一只大手搂住了他的腰在他前倾的后背和腰臀上摩挲着,他感觉舌头有些麻,唾液也被搅动地溢出嘴角,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就在耳边。
忽然一阵响亮的铃声在阴沉的小屋里炸开,吓得Sebby差点咬到对方的舌头。
“Sebby你去哪里了?”
“妈妈…”

评论(8)
热度(46)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