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内增高

柠檬香草(九)abo

     一起工作的朋友都说艾伦是个不懂浪漫的傻大个儿,王宁却不以为然,不浪漫又怎么样,自己就是不喜欢那些肉麻矫情的东西,可是,虽说浪漫没必要,但生日这种事也不能不记得吧...

    明天是王宁的生日,但是丝毫不见艾伦有什么表示或者是表示的迹象,和往常一样起床吃饭上下班晚上躺床上看看剧本小说什么的,这多多少少让王宁心里有些小失落,晚饭后王宁忍不住了,别别扭扭地坐到了正在看电视的艾伦旁边。

 “那个,明天我们去哪吃饭啊?”

 “啊?哦,还去我们最常去的那家店吧。”艾伦笑着把王宁揽进怀里,却好似没有领会王宁话里的意思。

 “那吃完饭呢?”王宁捏捏衣角不甘心地继续问。

 “回家啊,你想去哪?”艾伦继续宠溺脸。

 “没有,我就是...问问。”王宁尽量掩饰住失望的心情裝做若无其事地看着

电视,却没发现身边的人盯着他微微扬了扬嘴角。

  

 “唔—”王宁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从睡梦中醒来,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对劲儿,揉揉干涩的双眼坐起身,王宁一下子愣住了,艾伦早已不见,自己的周围全是五颜六色的气球和干花,床边规规整整地叠放着自己最爱的一套衣服,上面一张字条:厨房。好奇心促使着王宁赶紧翻身下床去厨房,电磁炉还有热乎气,锅里煮了皮蛋瘦肉粥,王宁有点摸不着头脑,电话拨过去却没人接,于是赶紧洗漱完盛一碗粥坐在饭桌旁,又一张字条:门口。顾不得吃饭王宁小跑到门口,找来找去发现鞋架上一张便利贴:先吃饭。后面是一串陌生号码。王宁还是被逗笑了,只能乖乖回去吃饭,刷刷微博发现也没有艾伦的最新动态,几口吃完王宁拨了那串号码,一个清脆的少年音响起,

“请问是王宁先生吗?”

“啊?我是。”王宁没想到一开始对方会这么说,有些措手不及。

“请您等待15分钟,我很快就到。”

“诶?等等—”没等王宁质问对方就挂了电话,“什么鬼...”不过王宁在心里

偷偷猜测了一下,难道说艾伦要给自己个惊喜?洗了澡换好衣服门铃刚好响起,打开门眼前果然是一个品貌干净的少年,手捧一大束红玫瑰递了上来,王宁赶紧抱住,说实话这么大一束玫瑰王宁还只是在电视剧里看到。

  “先生您好,请跟我来。”少年侧身弯腰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王宁想了想还是回卧室随身带了把小刀拿了手机,然后关好门跟少年下了楼。刚出楼道口王宁就看见了让他踏实一点的东西,是艾伦的车。少年周到地替王宁拉开后车门,不等坐好车里的景象就把王宁惊住了,从车顶到车门,就连座椅上都贴满了照片,而且照片里凹着各种造型各种表情的人正是他和艾伦。

   “天啊,这—”,“我要发车了先生您坐好。”少年笑了笑发动了车子朝着郊区驶去。

    这张是去三亚照的,当时两个人只戴了个墨镜没擦防晒差点晒成可可,这一张是在路边的烧烤摊,天还下着小雨,两个人在一把大黑伞下幸福地撸着串儿,嗯,这个最搞笑了,艾伦怕狗,那天愣是让一只半个月大的小藏獒逼着跳上了花坛边...王宁一张一张地回忆着,没有察觉自己已经笑得合不拢嘴了。

   “先生我们到了。”少年下车为王宁拉开车门。“这么快就到了?!”王宁恋恋不舍地下了车,在少年的引导下进了一栋别墅,王宁之前从未来过这个地方,走进去一股冷清的气息渗入毛孔,惹得王宁手脚有些发虚...

    “要去哪里啊?”王宁觉得被一个陌生人引导着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走来走去实在是很奇怪。

    “马上就到了。”少年话音刚落王宁就感觉身后多了个热源,一只大手从脑后伸出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股难以匹敌的力量将自己捞起,一阵天旋地转,王宁已经被扛到那人肩膀上了,王宁急了下意识地挣扎呼救,只觉得自己的屁股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巴掌,因为是倒挂的体位王宁并不能看清那家伙的脸,忽然那人扛着王宁迅速闪进一个昏暗的房间,王宁下意识抽出别在腰间的小刀,眼看刀尖逼近脖子熟悉的声音在王宁耳边炸开,“是我呀宁儿!”王宁一下子蒙住了,劫持王宁的人拿下面具,那张让他想了一整个上午的脸慢慢现了出来,“你这可是谋杀亲夫啊!”

  王宁放松地长舒一口气,又尴尬地收起小刀,“谁让你吓我!我要不学点防身手段指不定哪一天你就见不到我了。”“我这不是想给个惊喜嘛~”对了,王宁才想起之前一系列的事,“这都是你安排的?”“嗯,宁儿,生日快乐~”艾伦俯下身在王宁脸颊上狠狠啵了一口。“那为什么要到这儿?”“因为...3,2,1!”

“生日快乐!!”

随着艾伦倒数到“1”整个房间骤然亮了起来,一声齐整的“生日快乐”夹杂着拉响炮的声音响彻整个屋子,原来公司的朋友都在这里准备给王宁庆生,一开始看两人打情骂俏愣是没好意思出声,这下轮到王宁语塞了,不知是因为感动还是被吓着了,还是因为刚才的一举一动都被人尽收眼底王宁的耳尖都通红。

   “谢谢,谢谢大家,我—”一滴热乎乎的液体不争气地滑落下来,王宁咧开嘴笑着,露出两排整齐的小白牙,“宁儿你别哭啊!”艾伦赶紧捧起王宁的脸揉揉,

“哎呀,我这是开心呢,别揉了,你当揉面呢。”

   蛋糕来啦~”一位同事推过来一辆绑着彩带的银色小餐车,上面摆着一个葡萄紫的双层水果蛋糕,王宁远远闻到那种淡淡的葡萄酸味儿咽了咽口水。 “吹蜡烛许愿吧宁儿~”艾伦手快把蜡烛都插好了,不得不说,插得一点美感都没有...王宁双手合抱闭上眼睛思考着愿望,但脑子里全是艾伦,那就希望我们两个能一直幸福快乐地一起走到生命的尽头吧,嗯,就是这样。王宁笑着吸了一大口气一鼓作气把蜡烛全吹灭了。

 “一下子全吹灭了,愿望肯定会实现的!”

   王宁开心地望了一眼艾伦接过他手中的刀。

  “咔”王宁正切着蛋糕,忽然感觉切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把奶油弄开,发现在底部躺着一个金属小盒,“这是什么?”王宁好奇地把东西取出,“我来看看~”艾伦急着要看盒子,王宁只好把东西递给他,只见他熟练地打开金属小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绒面的心形小盒子,“啪”盒子打开,一枚设计精致的钻戒在黑色的绸缎上闪着圣洁耀眼的光。

   “这是—”

   “你看看这老板,买蛋糕还送钻戒,不过既然送了也就别浪费了~”说罢艾伦后退一步单膝跪地右手托起小盒子,

“咳咳,王宁,在这里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我要当着所有人的面郑重起誓,从此刻起不论什么时候,你在什么地方,我会永远等着你,你年轻我守护你为人称赞的美丽,你老了我将爱你凋残的容貌胜过昔日的红颜,我已经决定和你度过下半辈子,现在我希望我的下半辈子快点来到,只等你的允许。”艾伦高高擎起手中的戒指,像是一位优雅的舞者在邀请他日思夜想的舞伴。

   王宁惊讶地用手捂住了因激动无法闭合的嘴,行动快于思维,这一切都来得太快,他还沉浸在蛋糕的清香之中,仿佛上一秒还在走廊里傻乎乎地走着,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被求婚了,被自己最爱的人求婚了!脑子里的齿轮一瞬间就卡住了。

“我,我愿意!”王宁想都不想就给出了肯定回答,这种事情仿佛就是本能回应,根本无需大脑思考。

    戒指从指尖到指根缓缓滑动,最终完美地与无名指契合,耳边炸开了欢呼声和口哨声,但是此刻王宁根本无心去听,他只知道,这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


最近懒了,更得慢了,对不住大家(躺好等踩)...ps今天刷了美队好开森,我的盾冬魂又燃起来了!


评论(6)
热度(14)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