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内增高

柠檬香草(六)abo

不炖肉的abo就是耍牛氓...可是乐乎偏要让我耍牛氓...于是就...


艾伦半醒半梦之中感觉有人给他擦脸盖被子,脑子越来越沉,再有意识之时就发觉周围通亮脸上暖洋洋的,艾伦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这大太阳,至少能有十点了吧。

“啊...”

艾伦扶着额头吃力地坐起,一眼就看到床边有张纸条:

饭菜在锅里,醒了给腾哥打电话。

是宁儿写的。艾伦抬头看着卧室的门发愣,屋子里静悄悄的,这一晚上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艾伦有种与王宁分开好久的错觉。

“喂,腾哥。”

那边沉默了许久才道一声:“醒了?”语气不悦。

“嗯...宁儿都告诉你了...他现在在哪?”

“在公司呢。”

“你让他接电话。”

“拒接。你先跟我说说你这是怎么一档子事儿?怎么这大晚上的就打电话给我要死要活的?我搞剧本都没这么心累!”

“哥我错了,我昨天不知道怎么就不受控制了就标记了宁儿。”艾伦想想就后悔,当时还不如一头撞墙上!

“你要是这样想,这辈子都别指望他接你电话了。”

“为,为什么?”

“你自己想,想想你错在哪里。”

说完沈腾就挂了电话,艾伦还在发蒙,难道不是因为自己强行标记宁儿才生气的吗?是因为自己去找了翟小倩?可是怎么想都是前者错更大吧...

艾伦本就不是高智商alpha,再加上心烦意乱,心里的结儿是越打越死。

艾伦还是拿起手机拨了王宁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

算了,这件事不当面说也是没用的,艾伦赶紧起床收拾东西往公司赶去,临走想起了纸条上第一句话,做好的饭自己不吃宁儿肯定更难过,于是艾伦从门口折回了厨房。

菜里没放盐...艾伦都能想象得到王宁心情的低落和凌乱,大口嚼了几下艾伦连嘴都来不及擦就往外跑。


两人刚见面,王宁转身就走,艾伦不禁想起那天早上的情境,天道轮回啊。

“宁儿!”艾伦三步并作两步拦在了王宁面前,王宁也不逃避了,只是眼睛看向一旁,一脸的萎靡不振。

艾伦心疼得捧起那张黯淡无光的小脸儿让他正视自己。

“宁儿我郑重向你道歉,以后不经你允许一定不会强行对你动手动脚!”

一听这话王宁眼皮子抬了抬,艾伦以为王宁动摇了,没想到对方鼓起了腮帮子眉头一皱推开艾伦就走掉了。

艾伦心里苦啊,追上那人就开始解释,但是重点都是放在标记这件事上...

这一天任凭艾伦磨破了嘴皮王宁也不回他一句,中午的时候艾伦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静静坐在王宁身边,看着他拿出一盒...白米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瞧着自己的心头宝拿着双筷子有气无力地挑着饭盒里的白米饭艾伦都替他委屈,二话不说开车去把王宁平日爱吃的几家馆子跑了个遍,在王宁一脸的诧异中艾伦把整个桌子都堆满了,嘴里还不消停:

“宁儿这都是你爱吃的,凉拌香芹,西红柿年糕,黄焖排骨,锅包肉,还有海肠锅贴...”

“你报菜名啊...”

见媳妇终于开口讲话了,艾伦是比拿了奥斯卡还高兴啊,赶紧厚着脸皮凑上去要抱抱,不过今天的交流也就仅限这一句话了......


昨天又没有抱到媳妇,艾伦连上班的心情都没有了,要不是王宁一大早就往公司里跑...说起这个就委屈,早晨等自己醒了,王宁早就走了,白天也是自己演独角戏,好不容易到了晚上两人一床被子底下躺着,艾伦刚伸手还没摸到肉就被推开了...

艾伦正要揉揉发黑的眼圈电话响了,是王宁!

“宁儿~”艾伦激动地差点把手机掉地上。

手机里传来王宁断断续续微弱的声音,

“哈...伦儿...嗯...风沙渡...咖啡...”

“啪”那边传来手机摔落的声音。

“喂?喂!宁儿!”

“风沙渡!”这是艾伦经常带王宁去的一家咖啡店,艾伦不敢多想狠狠踩上油门。

粗暴地推开店门,没等店员开口艾伦就闻到了一股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浓烈的柠檬甜香,本能驱使他往洗手间走去,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边是omega专用!”

“让开!”店员被这人高马大的alpha一吼彻底傻了,艾伦也不管他带着一身要杀人的alpha气息一脚踢开洗手间的外门。

“宁儿!”

宁儿一定在这!忽然他听到第一间小门里传来挠门的声音,

“嘭!”

艾伦发狠直接把门拽了开,门阀崩出好远。

一瞬间涌出的信息素呛得艾伦肺疼,只见王宁瘫坐在马桶边上大口喘息着,浑身是汗,裸露的皮肉都被他抓得一道道血痕,看到艾伦王宁像是抓到了救命草,使出余下的全部气力扑到艾伦腿上。

艾伦从没见过这种情况吓得赶紧蹲下抱紧了王宁,

“宁儿,宁儿,乖,怎么回事?”

“嗯...我唔—”

艾伦抹去他嘴角溢出的唾液,没注意到自己的呼吸也变得沉重起来。

直到王宁伸手去摸他的腰带他才意识到什么,

“宁儿咱马上回家!”

艾伦脱下外套正好罩住王宁娇小的身躯,把人横抱起来就往外冲。

本来服务生是要拦他的,可一看这架势立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赶紧让路。


虽然从这儿到家也就几公里,但是对于现在的二人来说每一秒都是煎熬。艾伦怕王宁不老实,让他躺在后座,自己尽量屏气凝神不去乱想,可身后被情欲折磨夹杂着抽泣的呻吟声时刻撩拨着他的神经。

“伦儿~难受...”

“乖,就到了。”

终于到了楼下,艾伦车没停稳急忙去后座查看王宁的情况,把人抱出来才发现车垫已经湿了一大块。


http://ww2.sinaimg.cn/mw1024/006rtPwhjw1f33clfrn5uj30c31te7mi.jpg

还不行的话就发个微博小号:萌的像花儿一样

评论(6)
热度(21)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