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内增高

柠檬香草(五)abo

这一章宁儿就有点儿小脾气了(都是大伦给惯得...),第一次暂时性标记。


这一天早上,在大家火热目光的聚焦下艾伦和王宁手牵着手走进了公司,

“哟,你俩发展挺快啊~”

“啧,就你话多!”

艾伦目送着王宁去了自己的工作间,忽然一只手伸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回头,


是腾麻麻。

“和好啦?”沈腾把手一背一脸慈爱(确是如此)。

“嗯。”艾伦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他好的。”

“你跟我保证有什么用,我又不是他爸爸...”沈腾瞅了艾伦一眼又想了想,“你身上的o气味怎么这么重?”

“哦可能今天和宁儿一路上一起走有关吧。”

“你呀回去多了解一些这方面的知识,别再傻愣愣的了。”

“嗯我知道了!”

其实艾伦没有说,昨晚下大雨自己被留下过了个夜,愣是抱着宁儿在床上挤了一晚,所以今天这精神状况...还有这浓浓的甜香味...都是有原因的~

自从两人正式确定了关系,这时不时的牵手拥抱是每天必不可少的了,早晨前后进门,中午一起吃饭,晚上出去下馆子,周末再开车兜个风,最后艾伦索性让王宁退了他那间租住房收拾收拾行李两人搬一起住了。

两个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这种关系要持续多久,虽然天天如胶似漆,但是谁也没提过这种关系进一步的改变,

比如说,标记。

平静秀恩爱的日子没过多久两人之间就出一个巨大的问题,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问题,所谓“巨大”,也只是王宁的想法罢了,事情是这样的...

“来,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新剧的导演翟老师。”

公司最近打算拍一部新剧,因为从未接触过这类题材,所以就请了一位新导演,一早就听公司里的人饭后茶余聊这位导演,说是高学历美女导演,作品虽然不多但个个炙手可热,圈内挺知名。

“大家好,叫我小倩就好。”

新导演的确是位淑女,但是...这眼光怎么就定在眼前这个叫艾伦的男人身上了呢?

“老师您好,我叫王宁,请多指教。”

“啊,你好,相信今后我们会合作地很愉快。”

王宁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赶紧出面结束这尴尬的局面,翟小姐也发觉自己的失态赶紧转移了目光。

王宁有意无意扫了艾伦一眼,岂可修!竟然还对着人家笑!你是一点情况都没察觉是吗?哼,王宁再次看向女导演的眼神都不一样了,痴女你看清楚哦,这可是劳资的男人!

这段时间可能总是生活在自家alpha的宠溺中,连王宁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小脾气越来越显露了,随便走在街上都能因为艾伦看一眼路人吃个飞醋,两人之间要是有意见分歧,王小宁就一嘟嘴二耍赖,反正艾伦总是让着他~这下竟然有人对自己的人有意思那还得了!

“宁儿你怎么了?脸色很不好啊。”吃午饭的时候艾伦看出王宁的异样。

“......”哼,你刚刚跟那个狐狸精眉来眼去,握个手还一脸深情,我怎么会好!

看这样子准是又吃醋了,艾伦摇摇头笑着摸上王宁的小手,

“你呀,东亚醋瓶。”

王宁倒是不反驳,“谁也别想把你抢走。”

听着这话艾伦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

“好,他们抢,我也不走~乖~”

这么一来王小宁脸上终于露出了笑意。得亏会哄媳妇。

但是接下来几天王宁又不满了...以下为小醋瓶的内心活动...

这个导演也真是奇怪,不知道自己是个omega吗?怎么一天到晚找艾伦谈剧本!谈也就罢了,能不能别借着演示的机会和我家大伦儿肢体接触!还总爱在办公室里晃来晃去故意吸引注意力,到处散播那一身腻死人的糖栗子味...

“小宁想啥呢?”

“腾哥,我没想啥...”看到是沈腾王宁从栏杆上支起身子,收起了那一脸怨气。

腾麻麻意味深长地笑笑,我还能不知道你想什么。

“对了,伦儿呢,说好了一会儿一起出去的。”

“在排练厅呢,刚才小倩叫过去了。”

“......”

“哎小宁啊,去哪啊?”

沈腾看着那人急忙离去的背影仍然保持着那一脸温和又似有深意的微笑。

不给点刺激怎么产生动力呢?


王宁刚走近门口就撞见“案发现场”,不知为什么翟小倩正一脸惊恐地贴在艾伦胸前,而艾伦竟一只胳膊紧紧圈住她的腰。

“你们在干什么!”王宁只觉得一阵酸楚涌上心头。

两人被突如其来的一吼吓了一跳,艾伦立马收了手向后退了两步。


“宁儿,你听我解释!”

“好!你说!”王宁气呼呼地抱着胳膊定在艾伦面前。

“刚才我俩在试戏,然后她一个脚滑眼看就要摔倒我才上去扶了一把。”

艾伦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样子,在王宁看来反倒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

一股无名火。

“下次她就算摔倒了你都不准扶!”

“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这样想?你还是那个善良单纯的王宁吗?”仿佛被触及了心理底线艾伦难以理解地瞪大双眼,抓住王宁肩膀的手不自觉地用力。

“......”王宁听着这话感觉像是一把刀插进心里胸口,一时之间不想再跟眼前这个人辩驳,咬着嘴唇硬生生地把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

艾伦也是一时脑热说了不该说的话,可是话已出口,再看王宁一张小脸憋得通红,自己心里也是硌得慌。

“总之,以后别自找烦恼了...”

艾伦话不多说转身走了,王宁慢慢把手附上肩膀,一阵酸疼,呜咽起来。

艾伦以为这件事之后王宁不会再闹了,没想到一次又一次,像是故意挑衅自己似的,总是挑战着他的耐心。


“王宁这个地方你的感觉不对,再来一次。”

“老师,我是演员,自有体会。”


“王宁中午我给你讲讲剧本。”

“中午没时间,晚上我会自己看。”


就连艾伦给她倒杯果汁王宁也要装作不知道一饮而尽...


晚饭时间王宁放好桌子,从厨房端出精心准备的饭菜,做饭的时候他想最近自己是有点任性了,故意找茬,艾伦还一次次忍让,自己这醋是吃过头了,一会饭桌上还是道个歉服个软吧,两人都冷战好几天了,晚上睡觉都只能背对着背......

“咳咳,伦儿...”

“怎么了?”

“我—”

王宁刚组织好语言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喂?好,我马上过去。”

“谁呀...”

“...是小倩,她一个人在家摘了眼镜不小心打碎了花瓶,现在周围都是水和玻璃,我得去一趟。”艾伦自己也觉得有些别扭和为难。

“不准去!”怎么什么事都有她!

“你设身处地想一下,你一个人遇到困难身边有人却不帮你,你什么感觉?”

“可她身边有那么多人为什么单找你呢?”

“......”

“她就是想让你上钩!”

“够了!我走了,你先吃吧...”

“不行!”

王宁眼睁睁地看着艾伦放下筷子拿起外套要往外走,急忙扑到门上,

“我不让你走!”

艾伦心累地揉揉太阳穴,把王宁打腿弯儿处扛起扔到了大床上,

“唉...”

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和重重的关门声王宁把脸深深埋进了被子里......


“翟老师我来了。”

“喂?艾伦你能来真是太好了,门没关你进来就好。”

艾伦看了一眼半掩的门皱了皱眉。

“你别动我把碎片扫了。”

“真是麻烦你了,我洗完脸走过来不小心碰掉了花瓶,我又是个深度近视,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

翟小倩一个劲强调艾伦的重要性,艾伦只是面无表情地收拾着地面,又递给她眼镜。

“那我先走了。”

“等等,艾伦,我马上就去做饭留下来一起吃吧。”翟小倩拽了拽低胸睡裙的肩带一脸羞涩。

艾伦又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这个女人目光坚定一脸严肃,

“翟老师,我跟您说吧,这辈子我深爱着永不后悔的,将陪我走过一生的人,只有一个,他叫王宁。”

搁下这句话艾伦头也不回地推开门踩上油门飞速往自己的那个家中赶。

站在楼下思索了几分钟艾伦上楼开门,一进门他就感到气压低沉沉的,房间里弥漫着悲伤的情绪,走进黑漆漆的卧室,月光下那个人身体在抖。

艾伦轻轻打开灯,走到床前搂住那个抖得如风中落叶的身体。

“你还回来干嘛?”黯哑的声音在静谧的夜晚更显悲凉,那种冷漠绝望的声音直戳艾伦心脏,让艾伦的心抽搐发疼。

“宝贝儿,这是我们的家啊。”艾伦抚摸着王宁的头毛亲吻着他的鬓角。

“这是你的家,不是我的。”

“乖,我错了—”

“以后我再也不管你了,你随便,爱找谁就找谁。”王宁吸了吸鼻子故意说着违心的话。

就这么一句话把艾伦刚平复的火气又这么给挑了起来,

“难道你不知道你对于我的意义吗!”

“我对你有什么意义!做饭的?陪玩陪聊的?还是一起睡觉的?从今天起我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王宁不知道对于一个alpha而言,自己的omega就是一切,就是全部,而omega的背叛则会挑起他们内心深处的兽性,引发灾难。

等王宁反应过来那个目光猩红的野兽已经把他狠狠按在了床头,抓住他衬衣的领子一发力,他听到了布料撕碎和扣子落地的声音。

“伦儿,你怎么了?!”

求饶和示弱已经挽救不了局势了,两颗尖锐的虎牙正描摹着大动脉。

“啊——”

他最终咬在了锁骨上方的性腺上,锥心的疼痛让王宁绷紧了身体放声哭喊。

浓厚的血腥味在嘴里弥漫开来,艾伦两只失神发红的眼睛渐渐回复原样,眼前的一切让他惊恐:哭喊,撕裂,血液,标记,他想到了那个梦,脑袋里“嗡”的一声艾伦重重倒在了王宁身边......


这一章虽然虐了可怜滴宁儿,但是这对下文发情期的来临有着相当重要的作用,而且嘛,哪对小夫妻不吵架拌嘴,床头打架床尾和嘛~


评论(9)
热度(16)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