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内增高

Such a beautiful night

首先,在这里祝各位小伙伴儿平安夜快乐~圣诞节快乐~~文笔不佳,有狗血低俗之处望请见谅~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草草啊,圣诞歌要晚上才能唱的哦,现在还早呢~”

    12点的钟声准时响起,人们还未从平安夜的喜悦中反应过来就随时间一起嗨到了圣诞日。嗯...圣诞节什么是必不可少的呢?

    此时此刻在人们的头顶,不,严谨一点儿说是在29527.559055118英尺的高空上,一个身着艳红毛呢紧身衣的老人正驾着一辆锃亮的银色小马车飞速的从星云中穿梭。如果能凑近,会发现马车上还有两个穿着小红斗篷团子似的小娃娃,一个头上长着一株小草,另一个头顶一朵小粉花,两个小团子似乎在争执什么...

“草草,来之前爷爷就说过圣诞歌要晚上才能唱!”

“可现在就是晚上啊...”

“不是这个晚上,是今天的晚上!”

“现在不就是今天么...”

“花花啊,你们别吵啦...爷爷我头好痛啊。”老人揉了揉太阳穴顺带打了个酒嗝。

   被点名的团子不服气地用小短手叉起了腰,

“还有你呀爷爷,不是说过今年不能再喝多的吗!”

“啊...这个嘛,只是喝了一点点而已呀”

“今年你要是又睡在人家烟囱里就干脆做炭烧圣诞老人好了!哼!”

“我真是养了棵毒花啊...”

    咔嚓!

“爷爷...我们好像到雷区了...”

“都让你不要酒后驾驶辣!!”

“肿么办肿么办!”

“咳咳,淡定淡定~我们不会啊!”

   咔嚓!

   高空中绽放出一朵小小的烟花~

“呀~~~~~~~~~~咩爹~~”

   2015年12月25日0点30分整

“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飘散的踩碎的—”

“喂?”

“喂狗蛋儿啊,真不好意思啊,内个我今晚在我女朋友这儿就不找你玩啦哈!”

“知道啦,别说得好像我要等你临幸似的...有女朋友了不起啊...”

“嘿嘿,那就这样了挂啦!”

“嘟嘟嘟——”

“...”

    狗蛋蛋,男,大学单身狗一枚,属性闷骚,技能吐槽,在圣诞节的第一个钟头捧着一棵迷你圣诞树独自压着马路,身为一个单身贵族狗蛋坚持绝不能在这种日子被情侣狗虐!于是乎大半夜出门买了足够的“狗粮”,买了圣诞树,准备过一个优雅而又清静的圣诞节...可是他的心里仍然在咆哮:老天啊,赐我一个媳妇儿吧!

 “嘭”,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自己的圣诞树里了?狗蛋左看右看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事物,嗯...难道是幻觉..

   一阵稀里哗啦的钥匙转动声过后狗蛋打开房门,艰难地将满手的东西放在茶几上摆好,这么晚了还真是有些熬不住啊,一个热水澡过后狗蛋直接倒在沙发上睡了过去,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在圣诞树小彩灯昏暗的光亮下一场不为蛋知的邪恶行动即将拉开帷幕...

“滴滴滴—滴滴滴—”“嗯?”狗蛋条件反射地伸手关掉闹钟,抬头一看已经9点了,房间里静悄悄的,“咕—”“...”唉,好饿,还是先吃点儿东西吧...狗蛋无奈从沙发上爬起,然而,“桥豆麻袋...”眼前所见让他完全愣住了。茶几上一片混乱,所有的包装袋都被解开了,好吧,有的还好像是被狗啃碎了一样,圣诞树上的星星也像是被谁拽掉了,躺尸在玻璃桌面上...此时狗蛋的脑中正在努力运转:我应该是一直一个人在房间里吧,我昨天应该是洗完澡就睡了吧,我应该不会梦游吧...难道...有鬼!?“这是什么...”狗蛋眼尖地发现摆在圣诞树旁的大黄鸭的背上有一坨从没见过的东西:红红的,还圆圆的...狗蛋拿起桌子上的竹签向前戳去,显然,上面的烤肉已经不知去向了,“呀~~~~”“卧草!”奇怪的东西竟然惊叫着弹落在茶几上,然后就看见一个小人紧紧抱住眼前的小鸭子,一张满是油腻的小脸儿上写满了方方方,狗蛋这边也被吓得够呛,他妈的这是啥!

“你是谁!”

  审问式的口吻让小家伙更慌了,“我,我,我是田,田螺姑娘...”田螺姑娘你妹!我看你像田螺!

“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是谁!”

“我是,我是花花,嘤嘤嘤~”

“什么花?”

“啊?什么花?我也不知道...”

   狗蛋目光扫了扫桌面上的残羹冷炙,花花吓得立马解释:“这个,我就是有点儿饿...”

“有点儿?蛋糕一块,烤肉两串,鸡腿也啃了,爆米花也吃了...你还真是天赋异禀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会补偿你哒!”花花赶紧在小斗篷里捣鼓着。

“你,你在找什么?”

“当当~”花花掏出一个小口袋,举得高高的试图让眼前的人看得清楚。“你许个愿,我会帮你实现哦~”

“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吗...”

“不是哒,我是圣诞老人的小精灵哦,你想要什么礼物我都可以给你~”花花一脸自豪地仰着头,狗蛋忽然觉得小东西还挺有意思的。

“那好,嗯...我要个媳妇儿”

“好!你等一下哈,我在数据库里搜索一下”我擦,这么高端,还有数据库?花花把斗篷帽向后一拉,露出了头上哔哔闪光的小花,几秒种后,“嗯...找到啦!”

“?”

“是这个吗?”说着口袋里掉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TT...

“...不是...”

“啊?那这个呢?”瘪了的充气娃娃...

“快把这些东西收走好吗!”

“还有还有”

“算了我不要啦...喂!卧草,你那儿为什么会有一只血淋淋的手!快收回去!!不是让你扔到垃圾桶里是让你收回去收回去!!”

    一顿折腾过后,狗蛋瘫软在沙发上,完全不想再搭理那个小混蛋了。可是,小孩子可是很难伺候的,小精灵也是一样。

“嗯...你叫什么名字啊?”花花已经完全不害怕眼前这个人了,竟然胆大地跑到狗蛋的膝盖上。

“...”

“小明?小强?还是小白?还是...”

“狗蛋...”

“蛋蛋啊~好有深意的名字啊~”深意你妹...

   狗蛋一把抓住花花拿到眼前,咦?手感好像...还不错嘛,软软的,肉肉的,还挺有弹性~越揉越起劲儿,手中的小东西不禁挣扎起来,“蛋蛋~嗯~”,“咳咳”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还有点变态...)狗蛋干咳了两声,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对,我的手刚才不受控制了。

“喂,你为什么会在我家?”狗蛋把人拿到眼前仔细端量着。

“不要这样叫人家嘛,人家可是有名字哒~哼~”

“说,为什么来我家。”不愧是睾冷蛋...

“嗯...因为我们的马车被雷劈惹所以我就掉下来了,然后...醒来就发现周围黑黑的,然后还有吃的,嗯...辣个草莓蛋糕有点腻我只能给及格分,你下次不要买辣,那个肉肉很好吃,啊!”毫无防备就被弹了脑门儿,花花吓得捂紧了头顶的小花花。

“再说废话就弹死你...”

“嘤嘤嘤~”

“话说...你怎么这么小,看着好费劲。”说着狗蛋掂了掂掌心的二两肉。

“我可以变成人类哒~只要摘下我头顶的小花就行辣,但是这样的话就—”

“是这样么?”狗蛋毫不费力地将小花扯了下来。

“就,就变不回去,惹...”

“啊?”

“嘤嘤嘤~嘤嘤嘤~你这个大坏蛋,大笨蛋!”一模头顶连花茎都不剩半点儿花花急得放声大哭。

    但是就在刚才拔掉小花的一瞬间,狗蛋突然觉得身上好重!呃...眼前的景象让他眼睛都直了...

一个哭闹不止的少年正趴在他的胸口,垂下的褐色发丝挠得他刚剃了胡子的下巴又酥又痒,红彤彤的绒边斗篷披挂在少年身上,更可怕的是,由于这个姿势透过那个大大咧咧敞开的领口一眼就能看到若隐若现的锁骨,粉嫩嫩的小突起,白净的小肚子,还有...打住!狗蛋赶紧闭上眼睛,心里默念着非礼勿视,手却不老实地圈住了少年的腰。这个圣诞节真是太刺激了!

“别哭啦!”

“嘤嘤嘤~”

“好,好啦,你不要哭啦...都已经这样啦哭也没有用。”

“你不懂!没了它我就不能再给大家送礼物辣,嘤嘤嘤”原来你在乎的是这个...重点不对啊!

“呃...你没有同伴吗,它们可以帮你送啊。”反正你那东西也不准,没了就没了呗...

“但是...那不一样啊”花花终于收住了眼泪,可怜兮兮地抬头看着狗蛋。

“你,你先起来好吗。”狗蛋迅速将人扶起,要是再不换个姿势恐怕劳资就把持不住了!

待两人都坐好,小菊花蛋蛋课堂就开课辣~

“你看,你送礼物的目的是什么呢?”

“想让大家开心...”

“那这个礼物只要送到就好了是不是?”

“是吧...”

“那谁来送还重要吗?”

“不重要...”

“这不就得了!所以赶紧把鼻涕擤了,都快蹭到我衣服上了...”

“嗯...”

   狗蛋若有所思地看着摆弄着纸抽的花花,起身朝卧室走去。

“蛋蛋你要去哪儿”花花焦急地望着那个离去的背影。

“乖乖坐好。”

    花花探头探脑地想看看狗蛋在做什么,但又不敢起身。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过后,狗蛋拿着一摞 衣服走了过来。

“这是朋友送的,有点小,你应该能穿。”

“?”显然蠢花还不明白话中意思。

“脱了。”

“啊?不!我不要和我的限量版圣诞西瓜红小斗篷分开!”花花死死裹紧身上的布料。

“...”“那我要亲自动手喽。”

   看着目露凶光(分明是精光)的狗蛋,花花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指,将胸前的搭扣一个一个地解开,终于斗篷艰难地滑落在沙发上,初为人形的花花就这样果惹。在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里有人可是经受了巨大折磨,生理心理双重的...可能是被火辣辣的目光盯得不好意思了,花花红着脸主动拽了拽狗蛋手中的衣物。“咳咳”狗蛋收起乱七八糟的思绪将手中的衬衫牛仔裤递了出去,哦,还有小内内(羞涩)。

然而脱衣难,穿衣服更难...

“咦,这个扣子好多好难系...”

“都tm系错啦,还是我来吧...”

“这个裤子好紧啊~”

“还不是你肉多!”

  几分钟后...

“蛋蛋,肿么样~”花花伸开双臂展示着两人的成果。

 “一般吧,至少没糟蹋我这身衣服。”嘴上不留情,可是心里却打起了小鼓。自己嫌这粉红衬衫太骚包,没想到这家伙穿上还挺好看的,这裤子嘛,虽然有些紧,但幸亏他腿还算长,还挺显曲线的,啧,就是有点儿娘气了...

“是吗,那就好,嘿嘿~”高兴之余萌花花还不忘把小斗篷叠起放好。

“嗯,现在是10点半,”狗蛋看了看手机,“我先去玩会儿游戏,一会儿带你去吃饭。”

“我也要玩游戏!”一听游戏花花立马精神了起来。

   于是狗蛋就由着那个屁颠儿屁颠儿跟着自己的人进了卧室,花花先是呆呆得看着狗蛋踢鞋上床抱起笔记本电脑,几分钟后发现他仍然抱着电脑在捣鼓着什么,好奇心驱使花花走到床头爬到了狗蛋身旁,然后花花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盯着屏幕上来回移动还会使出各种法术的人,但再新奇的玩意儿也抵不过无聊,花花嘟起嘴望着狗蛋以示不满,可狗蛋连个眼神都没回他...

“蛋蛋~”

“啧,怎么了”

“这个不好玩,你不要玩辣,我陪你玩好么?”花花用手遮住画面,试图吸引狗蛋的注意力。

“别闹!”

“我不!”小脾气耍起来那也是不看人的,花花竟然作死地开始乱敲键盘,噼里啪啦一阵乱敲再一抬头,却发现狗蛋的脸都黑了,眼神里似乎还燃着怒火,花花还不知道男生玩游戏的时候是万万不能捣乱的。

   “我...哎!”狗蛋用力地抓起花花肉肉的手臂一直把人拽到客厅,

   “看见没有,”狗蛋指着一片狼藉的小茶几,“这都是你的杰作,现在立即马上给我收拾干净,该扔的扔该擦的擦,干不完不许吃午饭!”说完把手中的胳膊一推转身就要回屋,临进门还不忘转头提醒一句“别来烦我!”花花半天没缓过神儿,等狗蛋进屋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这是被嫌弃了,想哭但是没人听啊,想了想还是吸了吸鼻子进了厨房...

     一个战场打下来狗蛋终于从游戏世界里拔出了自我,一个懒腰还没伸完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一看时间12点了,但是...为什么整个房间安安静静的,难道花花生气走掉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儿忐忑,狗蛋放下电脑往客厅走去,打开卧室门的一瞬间顿觉一片神清气爽,目光四下一扫,各种被自己随处乱放的书都整整齐齐得躺在书架上,沙发上的报纸、衣物和靠枕也都整理好各归各处了,作为指定任务的茶几更是收拾得干干净净,地板擦得让人不舍得踩上去。狗蛋走进客厅发现花花背对着自己蹲在地上还在一遍遍擦着地板,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等到那人调转了方向狗蛋一眼就看到那双通红的小手儿。

    “就不知道用热水吗,”狗蛋想都没想走上前握住花花还攥着抹布的右手把人拽了起来,“蠢。”

   “啊!...你吓死我辣蛋蛋!”花花打扫得可是相当认真啊~过了好一会儿花花才反应过来狗蛋的话,“嗯...找不到热水啊...”

   “找不到不会问吗!”狗蛋不自觉地用拇指摩挲着那只手,不出所料,冷冰冰的。

   “你不是说...不要烦你么...”花花把头一偏,一脸委屈。

   “啧”“别收拾了,我们去吃饭。”一句“对不起”刚到嗓眼儿又被咽了回去。

   “好呀好呀~”花花投胎去做灶王爷的小精灵吧...

     今天白天气温都零下了,更要命的是刺骨寒风能把人帽子掀掉,在这种天气出门觅食实在是需要很大勇气的,狗蛋找出自己最厚实的一件羽绒服给花花套上了,自己却穿得不是太厚,还敞着怀,别问为什么,要风度就不能要温度,嗯。然而在行人没几个的大街上要风度给谁看...

   花花一脸歉意得瞅着冻得直打冷颤的狗蛋,“对不起啊蛋蛋...”

“啊?为什么道歉?”

“要不是我穿了你的衣服,你也不会这么冷了,要不我们换换吧。”

狗蛋瞟了一眼端着小手担心地盯着自己的花花,心里莫名有种暖意。

“那就换换吧。”

“嗯。”蠢花居然真的解开围巾要脱掉衣服。

“啧,笨蛋!”狗蛋趁衣服还没离身赶紧抓着两襟向上一拽,衣服又穿了回去,“赶紧穿好别感冒了!”

“啊?”

“就当是奖励了,奖励你屋子收拾得干净。”狗蛋压了压花花的帽子,也算是摸头杀了。

   花花想是想起了什么乐了起来,“哎哎蛋蛋你是不是觉得我是,是那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啊?”

“厨房就算了,菜还没上桌就进你肚子里了。”狗蛋嘴角似有浅浅的笑意。

“嘿嘿~”

   虽然不能“扒衣见君”花花还是把手从袖子里伸出来钻进狗蛋半握拳的手中,“给你暖暖手~”

人家都这样说了拒绝还是人吗!狗蛋索性紧了紧握拳的手,把花花热乎乎的小肉手包在掌心。

15分钟后。

“嗯...蛋蛋,还要走很久吗?”

“...”

“蛋蛋?”直到花花动了动被牵着的那只手狗蛋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

“嗯?什么?”

“我说,我们还没到么?”花花可怜兮兮地眨巴着眼,可能是饿极了。

狗蛋呼了一口气往街边看了看,顿时像是被噎住一样,“我们,走过了...”

“啊?蛋蛋都怪你刚才走神了!”花花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

“走回去不就行了!”狗蛋有些尴尬,刚才确实神游太虚了,至于为什么走神只有他自己知道~

    两个人又手拉手走了几分钟,终于到达目的地——烤肉店~,其实平日狗蛋不太喜欢吃肉,也不怎么来这个地方,不过今天中午脑子里一下子就蹦出了这家店的名字。

“两位里边儿坐——”大堂服务生学着过去客栈小倌的口气招呼着二人,还没等狗蛋应一声花花就扯着他的胳膊往里面跑去。“啧,想吃东西就听话!”狗蛋肩膀一个用力又把人拉了回来。本来想来个饿花扑食不料出师未捷,花花只好乖乖等着狗蛋投食。

    四下打量了一番狗蛋最终选定了一个靠窗的座位,“想吃什么?”狗蛋终于说了句和吃有关的话。然而花花刚想“炸裂”忽然想起狗蛋刚才的话,于是抹了抹嘴角的口水来了一句:“都,都可以~”狗蛋好笑地看着对面那个人盯着别人桌子上的烤架两眼发直,“吃可以随便,准了。”但很快狗蛋就笑不出来了,因为,钱包在哭泣...

“那个,好吃吗?”狗蛋有些不忍地打断了花花全身心投入于食物的状态。

“恩恩,好次~”花花一边发着含糊不清的音节一边嚼着满嘴的烤肉,“嗯...要是我不用回去就好了,就可以天天陪你来了~”

     听了这话狗蛋有些欲哭无泪,还陪我?那这陪同费用也颇高啊,算了,雇不起。

  “蛋蛋,你也吃啊~”看着狗蛋迟迟不下筷子,花花着急地夹起碟子里的肉就往狗蛋眼前送,“啊~张嘴~”,卧草,以前都是被情侣狗虐,今天居然也要虐别人了!等等,我为什么会这么想...狗蛋瞥了瞥旁边的几个女生,她们似乎也没注意到这边,于是张了张嘴,身体顺势向前一倾,投食成功~一瞬间旁边似乎投射过几道火辣的视线,狗蛋余光一扫,发现隔壁桌的几个姑娘正偷偷摸摸地瞧着这边,感觉...不但没有被虐到反而还满面春光的,狗蛋正觉有些尴尬,却发现对面那个吃货还冲着人家笑,搞得几个女生还捂脸娇羞...草,合着这还是你情我愿,当着我的面还敢勾搭妹子!

“专心吃东西,当心噎着。”冷冷的口气暗示着内心的不爽

  然而蠢花怎么可能听得出其中的酸味儿,敷衍地冲狗蛋点点头,又继续做他的交际花去了。

“你们也是D大的学生吗?”一个梳着花苞头的女生腼腆地冲花花打着招呼。

  一下子被问问题花花不知所措地看向狗蛋,然而醋蛋假装看着窗外的景色。

“蛋蛋~”花花用筷子敲了敲狗蛋面前的小瓷碟,但是得到的却是一个面瘫侧脸...

“你不再要问我辣!”花花忽然就冲那个姑娘发起脾气,把狗蛋也惊住了。

“你一问我问题蛋蛋就不理我辣!”说得好像很有道理啊!听了这话那一桌女生都笑了起来,此    时狗蛋的内心是崩溃的,

“服务生,买单!”

“啊,等我再吃几口嘛~”

  再待下去狗蛋觉得自己这张老脸就没地儿搁了,然而就在起身离开的那一瞬间他还听到有人悄悄来了句“面瘫攻呆萌受”,面瘫你妹!呆萌你妹!啊,好像是挺呆萌的...关你屁事啊!

“蛋蛋,我们现在去哪儿啊?”花花摇了摇狗蛋的胳膊。

     嗯...按照自己原来的安排,吃过午饭是想去看场电影,但是不知道还能不能买到相邻座位的票了,毕竟电影院这种地方应该早就被情侣狗占领了。

 “走吧,我们去看电影”

 “看电影?好啊~”反正只要和蛋蛋在一起干什么都好~

 “你等我查一下”

    果然,能有单人座就不错了,更别奢望坐在一起了...欸?“圣诞节转票!”狗蛋忽然看到这么一个帖子,点进去一看,“女友圣诞节要带劳资回家面圣,现有情侣票两张,转票~”一看时间就是几分钟之前发的,狗蛋赶紧留言讨票,那人秒回“来吧,来XX影院,我给你票,急着走,你快点儿哈”,狗蛋把手机往兜里一揣拉着花花就走。

 “干嘛走这么快啊蛋蛋”

 “去晚了就要被分开了哦”狗蛋装出一副吓唬小孩子的样子,还真把花花唬住了。

 “那我们再快一点儿!”说着花花就跑了起来。

“喂!小心别绊倒了!”

    顶着冷风小跑到了电影院,一停下来花花就喘个不停(所以说要管住嘴迈开腿~),狗蛋赶紧联系那个楼主,“我们已经到了,在门口。”信息刚发出去就见一个小伙子抱着羽绒服匆匆跑过来,“呼~就是你俩吧”,“啊-”“媳妇儿急了,这票给你们了不谢!”“那-”“男朋友不错哈,有缘再见啦~”人已经跑远了,声音却还飘荡在整个大厅,惹得大家都往自己这边看,狗蛋看着那人的背影,半天说不出话。倒是花花终于捋顺了气儿慢腾腾走了过来,

 “蛋蛋,我好了~我们去买票吧~”

 “啊?哦,票在这里...”狗蛋晃了晃手中的票。

   花花顿时一脸惊叹“蛋蛋你会变魔术吗!”

 “我要是会变魔术也就你这种傻瓜会信...”

 “我才不傻呢!我们什么时候进去啊?”花花急得去抢狗蛋手中的门票。

 “等开场,4点就开始。”狗蛋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把票收进兜里。

 “把票给我嘛~”

 “票给了你肯定就搞丢了。”

 “为什么啊?”

 “因为你笨啊。”

   花花刚想炸毛,抬头正对上狗蛋满是笑意的眼睛,不知怎么的就觉得脸颊热热的,

 “那好吧...”

   这儿逛逛那儿看看终于等到进场,狗蛋拿出票想看看座位,却发现这场电影竟然是恐怖片...

 “你怎么不走啦蛋蛋?”

 “你,怕鬼吗?”蛋蛋试探地问身后的人。

 “怕!最怕那种有好吃的不分享的小气鬼,哼!”这...

 “好吧...”

   电影进行一半儿,狗蛋才发现这种国产恐怖片用的统统都是老套路,什么浴缸里钻出个鬼,衣柜里钻出个鬼...完全没意思,再看那些情侣狗,一对对儿的心思根本不在电影上,都借着震瞎耳朵的音效干些偷偷摸摸的事。但是怀里的这一团是怎么回事...

“蛋蛋...”花花把头死死埋在狗蛋胸前,声音都颤颤巍巍的。

“怎么了?”狗蛋低下头问着,因为怕花花听不见,还特地贴近了他的耳边。

    只见胸前露出两只闪着水光的眼睛,“我不想看了...我要出去...”

   看花花紧紧抓着自己的衬衫怕得要死的样子,再一想反正这电影也无聊透顶于是狗蛋就拉着快不会走路的蠢花飞快地离开了。

   都快走到大门口了,花花才敢把手才眼睛上拿开,但整个人已是呆傻状

 “...”

“怎么了,吓傻了?”狗蛋用拇指轻轻抹了抹花花湿湿的眼角。

“原来地球还有这么恐怖的东西...下次不要来了...”花花后怕地吸着鼻子。

“你不是要天天陪我去吃烤肉吗?怎么就不来了?”况且你还不一定走得了呢。

“...”

“走,我带你出去走走。”说罢帮花花系好了围巾,戴上帽子。直到被牵着手走出大门花花才意识到蛋蛋刚才好温柔啊~

   下午5点的12月份已是夜幕垂降,只是路上还厚厚得积着前天刚下过的大雪,映得四周有些蒙蒙亮,风好像也没有白天那么大了,长长的街道上只有路灯下两个人的身影在慢慢移动。

“蛋蛋...对不起...”

“啧,怎么老是对不起?”

“这一天好像全被我搞砸了...我也没有礼物送给你...”说着说着花花又要哭鼻子。

  蛋蛋无奈得看着这个爱哭的小精灵,忽然就注意到了路边的雪...

  “嘭”“啊!”花花感觉有什么凉凉的东西砸在自己脑门上,低头一看是一个摔得四分五裂的雪球,再一抬头发现狗蛋正一边抟着雪一边笑自己,“蛋蛋?”

  “有本事就打中我啊!”狗蛋说着一个雪球又扔了过来,命中!这还能行?花花腮帮子一鼓也赶紧去捧雪,可是花花并没有点亮抟雪球技能,刚有点形状啪叽捏碎了...然而狗蛋那边的炮火就没停过,“嘭”“嘭”,一个雪球没发射出去花花已是“遍体鳞伤”...

 “啊~我不玩了!”花花气呼呼地把手中的半成品扔到了地上,嘟着嘴看着幸灾乐祸的狗蛋。

 “过来,我给你弄一个。”狗蛋冲花花招了招手,听话的花花立马跑了过去。狗蛋从身旁的冬青树上捧了一捧雪,放在手心慢慢抟着,一层加一层,最后在某人羡慕的眼光下一个结实的大雪球诞生了,

 “来,拿着。”狗蛋把雪球递到花花手中,只见花花小心地拿起雪球然后,“嘭”,正中狗蛋鼻梁...

 “哈哈哈哈,”得逞后的花花赶紧逃跑,边跑还边嘚瑟,“有本事就来追我啊~”他没想过就他那个样子,被包得像个蛹似的,在狗蛋愣神三秒之后也不过跑出去几米远,狗蛋几步上去轻易地就把心机花花抓到怀里了,

“啊~我错辣~”被抓到的花花吓得像个受惊的小刺猬似的缩成一团,

“嗯?居然偷袭我?”狗蛋坏心地将抟过雪的手伸进了花花的围巾里,冰凉的手触及脖颈,花花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但是又好痒,于是明明眼角挂泪却笑得停不下来,而狗蛋却紧紧抱住他不让他逃脱,就着这个姿势把花花转了过来正对着自己,花花趁机把眼泪往狗蛋衣服上蹭了蹭,看着花花眼角红红的样子,还有那两片冻得红红的小脸蛋,狗蛋忽然觉得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两只手不自觉地环住了花花的腰,感觉到腰部的力量花花也顺从地舒展开身子,将身体重心置于狗蛋胸前,四周静悄悄的,能听到的只有两人“咚”“咚”的心跳声...

“花花...”

“嗯?唔-”花花应声抬头,没想到一个温软的物体贴上了自己的嘴唇,慢慢的,一种触电般的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唇间蔓延开来,脸颊似乎都要被那炙热的气息烫坏...狗蛋这边也是紧张到不行,听着花花细微的鼻音,脑子里更是一片混乱,只知道向更深处攻城略地,直到怀里的人抖动了起来,虽然没有经验,但是狗蛋知道花花一定是缺氧了,赶紧放开了他。

“哈啊~哈啊~”花花满脸潮红,大口地呼吸着冰凉的空气,好像一口气跑了几里地似的,待气儿喘匀了花花才抬头看着狗蛋,似乎要等一个答案。

“蛋蛋...”

“我...”

    看着狗蛋支支吾吾的样子,一种莫名的失落感涌上心头,感觉鼻子又要酸花花向前推搡着那个温暖的胸膛,却被狗蛋一把握住了双手重新扯回怀中。

“花花,我想跟你说,我喜欢你。”狗蛋觉得自己从未如此下定决心说过一句话,像是立下誓言一般。

“我知道...”

“这种喜欢...不是普通的喜欢...我想...和你在一起,直到永远。”简单的一句话被说得四分五裂,好在意思应该是表达明确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每年圣诞节那些情侣都这样搂搂抱抱亲亲密密花花也是明白的,

“我明白的...我也,我也喜欢你,蛋蛋~”说完这番话花花感觉自己的脸都能煎鸡蛋了,只能歪着头看着脚下,却突然又被抬起了下巴被迫与怀抱的主人来了个四目相对,那双眼睛里似乎跳动着火焰,但不是怒火,而是能暖化人心的柔火。

“可是...”花花突然变得忧虑起来,

“可是什么?”狗蛋紧张地询问着。

“过了今晚我就要走了...”花花平生第一次觉得心痛。

“我不会让你走的,谁也不能把你带走。”既然老天让我遇到你,我就死也不放手!

“可是-”“滴滴滴-滴滴滴-”花花话没说完一阵急切的呼叫声就从两人身边传来。

“啊!是爷爷来电话了!”花花赶忙从羽绒服的兜兜里掏出个手机,然而狗蛋还没从目瞪口呆的状态下恢复过来。

“喂,爷爷...啊,我很好...”

  等等,你这货居然有手机?

  圣诞老人居然也会用手机?

你tm什么时候装到兜儿里的?

狗蛋的内心在疯狂吐槽着,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们聊了什么...

“嘟嘟嘟-”

“蛋蛋...”花花一脸茫然。

“怎么了?”狗蛋好怕听到自己最不想听的那个结果。

“我跟爷爷说我变成人类了,然后,他就挂了电话...”

“滴滴”

“啊,爷爷来短信了!”

“花花,刚刚接到消息,你正式被命为圣诞星驻地球友好大使了,不用再回星球了!”

这,这是什么意思?

“蛋蛋你看。”花花把手机递给狗蛋,

“你不用再回去了!?”狗蛋一下子就看到了重点!

“是呀,不过-”

“不过什么?你不愿意留下来陪我吗?”狗蛋故意加了点儿可怜兮兮的语气。

“我愿意!”

“那就不要管了,现在去给你买新衣服好不好?”

“好呀好呀~”

事情的真相是什么呢?

一片湿漉漉的草坪上隐约看得到有两个身影在晃动...

“爷爷,马车什么时候能修好啊?要来不及送礼物了!”

“好了好了,搞定啦!只是-”

“只是什么?”

“可能载不了太多东西了,只能一点儿一点儿地送喽~”

“那我们还回得去吗?”

“放心,你们两个那么小不会超载的~,哦!我先联系一下花花啊~”

几分钟后,

“爷爷?你怎么了?”

“草草啊,花花不能和我们回去了...”

“啊?”

“他变成人类了,马车载不动啊...”

“那他怎么说?他一定很伤心吧!”

“我还没跟他说,得想个办法让他开开心心地留下。”

“嗯...爷爷!我有办法啦!我们就说巴拉巴拉巴拉...”

他们没想过其实花花本来就很愿意留下的...

再看这边,甜甜蜜蜜的二人已从商城回到了家中,

“蛋蛋~我们晚饭吃什么啊?”

“我来做好不好?”狗蛋将大包小包放到沙发上,耐心地帮花花脱下厚重的衣物。

“嗯...我还是喜欢那一家的烤肉~”花花回味地吧唧着嘴。

“那我们以后顿顿吃?”

“好!”

“把所有的钱都拿来吃烤肉?”

“好!啊?”

“那样的话,我要用所有的钱来给你买吃的买穿的,”狗蛋认真地看着花花的双眼,“然后穷得付不起房租,只能睡大街,不过,我一定不会让你和我一起吹风的,我会拼命做工-啊”

“不要!”花花猛地把自己甩进狗蛋怀里,“我不要那样!我再也不吃烤肉了!再也不买东西了!”

“可是你喜欢的我怎么能拒绝呢?”狗蛋依旧一副伤心的模样,谁知花花竟然哭闹起来,

“我都说了不吃了!我不要!呜呜呜——”

眼看这人越哭越起劲儿,狗蛋赶紧抚摸着花花的脑后安慰起来,

“花花我开玩笑呢,别哭了好吗?”感觉怀里的身体一抖一抖的自己心都要碎了。

“以后别乱花钱就好,我怎么会有事呢?嗯?”

花花终于肯抬起头了,“嗯,我一定不乱花钱...”,无比坚定的小眼神让狗蛋笑出了声,

“好,以后啊,也别动不动就哭鼻子,我会心疼的,知道么?”狗蛋真心觉得自己一辈子的温柔都给了这个小冤家。

“嗯,好。”

“蛋蛋我帮你洗菜~”

   其实这样听话乖巧已经很难得了,夫复何求啊~

   到了该跟圣诞节说晚安的时候了,狗蛋洗完澡换了睡衣躺在床上心里想着,昨天还是单身狗的自己今天竟然就要和别人共享同一张床了,心里莫名有些小激动啊~草!怎么感觉自己像个黄花大闺女似的...

“蛋蛋!”只见花花只围着浴巾就跑了过来一下子扑到了狗蛋身上,

“蛋蛋~外面好黑,吓死我了!”

“啧赶紧穿衣服,当心感冒!”狗蛋伸手将睡衣拿过来要帮花花换上,

“下次一起洗好不好~”听了这话狗蛋手一抖差点把睡衣掉到床下,一起洗的话就没那么容易洗完了吧...

“好,一起洗...”

“我关台灯喽?”

“嗯,可以了~”穿好睡衣的花花早就钻到狗蛋怀里去了,闭着眼睛等着黑暗的来临,不过他知道狗蛋会保护他哒~

“啪”

“好了睡觉吧,晚安,mua~”

“嗯...”然而第一次在这里过夜的花花有点儿不习惯,迟迟睡不着却又不敢睁眼。

“啧,别摸了...”迷迷糊糊要睡着了狗蛋忽然感觉有一只小手在自己腹部摸索,

“嗯~蛋蛋你的肚子为什么这么硬啊?”因为经常锻炼有腹肌啊,哪里像花花的肚子,一摊软肉肉...

“乖,睡觉~”然而那只手更加肆意起来,

“这里也硬硬的-”

“啧,睡觉!”狗蛋把那只捣蛋的手握住压到胸前,

“我睡不着啊蛋蛋...”花花轻声轻气地抱怨着。

“我给你数羊,你快睡...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为什么是羊?为什么不数一只花花,两只花花?”

“啊...一只花花...两只-”

“其实数蛋蛋也是可以哒~”

“...”

“再不睡明天就把你送走!”

“不要啊!!”

整个城市渐渐安静下来了,圣诞老人送完礼物也要离开了~

“爷爷...你说花花会好好的吗?”

“当然会啦,我已经许了愿祝福他幸福快乐了~”

“那我也许个愿~”

“乖孩子~我们明年再来看他~”

“好!”

  多么美妙和谐的夜晚啊~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horse open sleigh~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jingle all the way~

Oh what fun it is to ride in a one-horse open sleigh~

下篇预告:

乳黄虎斑英短花喵~

  

评论
热度(15)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