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内增高

你存在,你男友的灵感里

迟到很久的情人节礼物,
Tom和Asa友情客串一幕(๑òᆺó๑)
有F4的设定~

像密集倾斜的雨丝之间,透明的阳光填补上所有缝隙。这时街头阴郁的萨克斯小调,也变成了浪漫浓情的调味剂。
有没有这样一个人,他的每次出现都让你心田里的向日葵欣然扬起——
Thomas像往常一样光顾了这家便利店,自动门“嘀”声打开,他一边往外走一边把皮手套夹在腋下,左胸口鼓囊囊的。
一束热气迅速散在凉薄的空气里,热可可小股滚过喉咙,路上奔驰过一辆车,Thomas明亮的眼眸里还是空空如也。
店铺里切了歌,一个冷淡平静的男中音响起,带着不容忽视的轻蔑和怨气。谁会在情人节听这种歌?歌词有些辣,不是火辣,而是泼辣,与歌者朴素雅致的腔调不太搭。
Thomas心中发笑,
安哥拉兔也有咬人的时候,从他把那只小手从自己可怜的金色头毛上扯掉那天起,Thomas就预感到棉花糖也不一定都是软绵绵的。

“Fred…Fred...”
“小家伙,快等等你弟弟。”
落后的男孩儿颠簸地追着,浅金色的发丝有节奏地一翘一翘,路人好心的提议让他不太开心。
“你每次都这样!”Freddie强硬把比自己矮一头的小Thomas拉上校车。
每一次,不,也不是每一次,小鬼红着眼睛爬上高高的座位,藏在有身体一半大的书包后面偷偷吸着鼻涕。
那时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Fred我不要理你了。
这种日子过了不久,首先是Thomas在身高上逐渐占据优势,最重要的是一股不知名的雅痞气息不知怎么发育起来,这让老实人Freddie气势上就输了,不过没变的是
“这是你弟弟吗?”
“你弟弟很酷啊!”
“要看好你弟弟哦。”

“Fred,再有人问这种蠢问题拜托你告诉他们:‘这是我男人’。”
Thomas的后脑壳挨了揍,不是很重,主要是Freddie怕砸坏贝斯。
单车从一片石子路上经过,害得Freddie一口咬到舌尖。

店里的音乐播放器似乎开启了单曲循环模式。Thomas在长椅上坐下,桔色的光线照在他长卷的睫毛弯处,形成一道细腻的霓虹。

Thomas摸了摸发痒的睫毛根,他的睫毛有些硬直,在接吻的时候总是与对面的睫毛交错岔起。这种无意的小插曲可是那个“单车年代”的调情圣招,可惜Freddie这个人总是无情拆穿,就是不肯像其他人一样害羞地投怀送抱,然而每当Thomas怨念这一点,Freddie就安抚他:“好啦,再试一次吧。”
至于“单车年代”,两个人这样命名那个校园花季时期。当少女们若无其事地靠近和假装掉了发卡的时候,她们亲爱的Thomas学长正以帅气的姿势踏住单车,不过这种高冷的气场通常会被一个来自背后的拥抱所打破,Thomas用热奶茶换出Freddie手中的课本,数学、历史和哲学,Thomas撇撇嘴,确实有些无聊,但这些可都是晚上能与Freddie独处几个小时的最佳理由。

单车的确浪漫,不过满足不了男孩子对速度与激情的追求,于是在Thomas16岁那年的情人节,
“Fred,我考了摩托车证。”
“你好骑士,那么你的坐骑呢?”

17岁的情人节,还是把这一章跳过去吧,毕竟这一天是著名的“前男友之歌”诞生之日。

18岁的情人节,在Freddie把亲手做的羊毛围巾在Thomas的脖子上绕了几圈后,Thomas遮住Freddie的眼睛小心地拉着他走进一个巷子里。
没有那个男生不喜欢机车,尤其是一辆连黑夜都无法掩盖锋芒的崭新机车。
“喜欢吗Fred?”Thomas握住他的手背从车灯摸到后座。Freddie必须得承认,他喜欢到飞起。
“可惜我不会骑机车…”
“虽然我超想看你骑在上面酷毙了的样子,但是,”Thomas做了一个早就料到的表情,“我还是为你配备了私人司机。”
Freddie笑出了酒窝,“所以说,这是给我的礼物?”
“嗯…”Thomas挠挠头发,“我替你先收着。”
Freddie捧住Thomas瘦削的脸颊咬上他的下嘴唇,事实证明,老干部也有兽性大发的时候。
Thomas钳住Freddie的腰将他反身压在机车座位上,“这个座位以后只属于你了,所以…今晚我要更多。”

十年过去,那辆机车早就换掉了,不过一件事始终没变,那就是Thomas的机车只载过一个人,就连后来上学迟到的Tom和Asa跑到他面前撒泼打滚,他也坚持开车可以,机车不行。Tom愤愤地向Asa保证以后也要买一辆机车,只载一个人的那种。
Thomas经常说,后悔当年没有写出一份追求心得造福后辈,不过在看到Tom和Asa房间里拼在一起的床位时他大彻大悟,原来长得帅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Fred,颜值是二十年来我完胜无数情场对手的原因吗?”Thomas摸着脸趴在Freddie的大腿上。
“你还有情场呢?”
“可不是,里面除了我的对手就剩你。”

“喂,你在傻笑什么?”
Thomas从回忆中惊醒,一个灰色的身影出现在他深褐色的眼眸中,那个人一如往常地穿着暗色的大衣,系着宽松的围巾,红润的脸庞上带着温暖的笑容,不同的是,头顶棕亮而富有弹性的漂亮卷发在灯光下正散发着“时髦”的光泽——他的男朋友做了新发型——百年难遇。
Thomas从怀中摸出另一罐热可可,在把它交到另一双手中时嘴巴抢先送出了慰问。
“Fred你让我等好久。”Thomas装作委屈的模样,似乎是在表达对情人节自己被男朋友单独抛在路边这种行径的不满。
善良又单纯的Freddie立马上了当,双手顺着棕黄色的麂皮大衣探入深处,Thomas附着均匀肌肉的细腰他轻易就能环住。
“我应该早点准备好的Tommy,不要难过好吗?”
“那要看你送我什么礼物了。”
就在Freddie的长腿跨上机车后座的时候他才注意到了那首歌。
“情人节谁会听这首歌?”
Thomas递上头盔,“也许店长是个单身狗,也许,”他拽住Freddie的双手放在自己腰间,“他是在好意提醒恋爱中的人千万不要乱收礼物,否则就会在情人节被拒之门外一整天。”
Thomas感受到那只不安分的手正试图让他闭嘴。
“严重的话,他的男朋友还会集毕生功力写出一首歌,把他的罪行刻进专辑里。”
“Fred你再乱动的话我们就跳过晚餐环节直接回家。”
最终他们没有回家。
在最近的旅馆里呆了一整晚。
狂欢过后,清晨的阳光照亮了Freddie乱糟糟的头发,还有他手中即将翻页的的作词本。

评论(12)
热度(38)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