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内增高

当小弟们翻出了你的旧作

其实就是以Tom和Asa的视角写的一篇与《贝茨旅馆》观后感有关的破烂小甜饼~

***潜意识里觉得两个小孩子后期入团,所以这里Freddie称呼Thomas为Tom,称呼Tom为Tommy.

**Thomas略活泼(有吗?)

*私心打了这几个tag,不合适立删!有虫立改!

不啰嗦了,搬砖去喽

“早安,Fred.”

“早,Tom.”

Freddie卷起围裙角擦了擦手,在Thomas光滑的脸颊上一摸到底。

Thomas仿佛看穿了Freddie的心思,捏了捏他刚被剃须刀临幸的脸蛋,“羡慕人家永远18岁,嗯?”

“算了吧,至少我8岁已经知道要把裤子穿好了。”

Thomas认命地拉高由于没系腰带而玩起堆堆乐的裤子,免得Freddie锲而不舍地拿着那把陶瓷刀指着他的关键部位,然而有的人就是“不知分寸”,还在拿他和Tom作比较(众所周知,Tom的粉丝们最操心的两个东西:嘴里的小青蛙和提不上的牛仔裤)。

Thomas当即捉住Freddie的手腕将他擒在两臂之间,“留点面子行吗?我可是以绅士形象起家的。”

“好啦,”Freddie笑着侧过身,“该叫他俩起床了。”

Thomas泄气般埋进眼前热乎乎的颈窝里,“我们把孩子丢掉好不好,我只要二人世界...”

“丢到游戏厅吗?还是网吧?”

十秒钟后隔壁的隔壁传来Thomas惊呼的声音,Freddie匆匆把火关掉,这时浴室的门被大力撞开,两个身影并排挤了出来,就像干成坨儿的牙膏堵在圆柱口,然后胀着气的包装壳被突然挤压,噗—,杀伤力堪比豌豆射手。

“是我先到的餐桌哈哈!”

“Tom你这个幼稚鬼!”Asa气愤地系着裤带,“再拽我的裤子你就死定了!”

Tom还在大声笑着直到Thomas也过来了,“早上好Thomas,实在是太有意思了!”

“什么太有意思了?”Thomas的眉毛又立了起来,“据我所知,一年365天你们只可能在第366天主动早起,那么...”

“那么这一年是闰年。”Asa的大红脸还没完全褪色,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他眼中闪过名为“睿智”的光芒。

Tom在一旁噘嘴,“这题我也会。”

盘子底儿轻轻磕在实木餐桌上,

Tom和Asa几乎是同时环住Freddie的胳膊将他温柔地摁在椅子上,

“Freddie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低调我相信世上再无纷争。”

“我认为你需要一个私人灯光师,相信我。”

“什么?”Freddie立马起身,因为他记起黄豆还在锅里,但是他又被摁了下去。

“放心~我们来就好。”

Tom已经拿起了平底锅,从Freddie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并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靠!Asa快点,洒出来了!”

“你就不能用汤勺吗!傻瓜!”

“我在想是该让你们先注意语言呢还是先注意安全。”

最终,黄豆被装在一个“就不能换个大点儿”的碗里被端了上来,在没人注意的瞬间,Thomas有些嫌恶地用纸巾擦掉了流出碗边的茄汁。

此时Tom双手合十夹在腿间,Asa的椅子发出断断续续的拖动声,两个人如坐针毡的样子就像奔现失败的线上情人。

Thomas在一旁用餐刀快速地轻敲着碟子,

“我知道这样很粗俗,但是鉴于在家里,我觉得应该给你俩敲响就餐铃。”

Freddie被逗笑了,实际上和他们几个在一起总是充满乐子,不过男孩们这几天确实有点怪怪的。

“Tommy、Asa,昨晚休息得还好吗?”

两个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似乎在临时串词,

“实际上...”Tom咬了咬叉子尖儿,“不是很好。”

“嗯...我们看了恐怖片。”

“也不算恐怖片啦。”

“嗯,才没有人要我陪他上厕所。”Tom看着Asa浅蓝色的眼睛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之前他还想为这双眼睛做首诗,现在只觉得上面写满了“淫威”二字!

“青春期就是爱找刺激。”Thomas冲着Freddie投去一个微笑,Tom紧接着做了一个“Excuse me”的表情。

“总是看那些东西会留下阴影的,不如看看书,多出去走走。”

“我们没有,说真的—说得对!”Tom仿佛脊椎通了电,“Freddie,你要不要出去走走?我是说,你也该放松放松了。”

Freddie停下动作,发人深省地一问:“和你一起?”

“当然是你和Thomas,”Tom确保自己蜻蜓点水似的视线点到了在座每一位,“显然和我一起让你很困扰...”

“我没有那种意思Tommy.”

“Freddie只是不想在冲向蔬果打折区的时候被熊孩子硬拉向游戏机的方向,知道了吗?”Asa朝着Tom得意地嚼着香肠,“熊孩子~”

Freddie开始反省自己在他们心中到底树立了多么市侩的形象...

9点的闹钟被粗暴地关上。

窗帘上的蜘蛛侠图案皱成一团垂在窗子两边,光线慢慢爬下床头柜,照亮了深褐色的发梢,Asa坐在床边的地毯上,耳机线随着屏幕上频繁切换的镜头颤动着,安静的环境里每隔几秒钟就传来咬指甲的声响。

这时卧室的房门悄悄开了个缝儿,

 “嗨,他们都走了。”Tom压低声音,没得到任何回应,他径直走到床边,

“你知道吗Asa,Freddie临走前朝我笑了笑,就是那种...那种微笑,天啊我竟然出了冷汗,是我太神经质了吗,他一直都是这样笑的不是吗?从我们认识的那天起—”

“安静Tom!”

Asa抬起右手,仿佛一个休止符,停住了所有声音。

Tom一点点站直身子,揉捏着手指支支吾吾:“好吧...我刚刚把餐具洗了,可能还应该去把垃圾扔了...”

Asa望着Tom走到门口,皱着的眉毛向两边垂下,

“Tom?”

Tom扶住门边,低着头的模样仿佛处在绝望边缘,“我知道,我是一个很惹人烦的家伙,懒惰、吵闹又鲁莽,”他吸了吸鼻子,“我是这个家中的害虫,在谁那儿都不受欢迎,又怎么敢企图坐在你的身边呢?”

“你也知道。”

“你说什么!?”戏精Tom以蓦然回首的方式转过头,不敢置信地望着Asa.

Asa终于舍得按了暂停键,“我说,我错了,请坐。”

“嗯...请坐什么?”

“请坐在我的身边,可以吗?”

Tom早就做好了预备动作,此时正在冲刺,什么?刚才的剧情狗血?谁在乎呢反正也是他的老套路了。

Asa摸了摸Tom的额头,真的有点湿,Tom趁机将手环在他的腰上,

“喂,你胆子真的有那么小吗?”

“这取决于很多方面,比方说,血腥这个主题,枪战ok,但变态杀人,额!”Tom五官紧紧皱在一起,像是厌恶香菜的人面对着香菜火锅。

Asa揉着Tom头顶的小卷毛试图安抚他,手法娴熟,“那你看过的最恐怖的电影是什么?”

“好像是小时候...关于一只会吃脑子的蚊子的片子。”

Asa没忍住笑,“一只蚊子?”

“对,还是黑白片。”Tom盯住Asa眼角几道笑纹,“不过比起这个,我更愿意去回忆记忆中最唯美的电影。”

“这次是关于一只蝴蝶吗?”

“不是,关于一只天使,就是油画里拿竖琴的那种小天使。”Asa觉得Tom在卖什么关子,可他就是笑得合不拢嘴。“好吧。”

“他的眼睛就像湖蓝和浅绿再加上一点点白色的水彩混合在一起,然后在棉桨纸上慢慢渲染开,还闪着blingbling的光。”

“哇哦,神奇。”

“当然,他还有草莓酱一样的嘴唇,上次我妈妈带来的那种,”Tom自说自演地舔了舔嘴唇,“而且,他的脸蛋上有一些小雀斑,在太阳底下格外明显。”

Asa显得有些小失望,“天使也不尽完美。”

而Tom意犹未尽,“那简直让他的可爱翻倍,他就是我梦中的天使~”

“天使都要被你肉麻死了。”

“现在让你来猜电影的名字,给你个提醒,”Tom趴在Asa耳朵边,“跟爱情有关的。”

忽然Asa起身爬到Tom的床上把被子和床单统统掀开,

“嗷,你撞到我的鼻子了!你在找什么?”

Asa转过头,“你确定你没买什么《情话宝典》之类的书吗?”

猎豹在扑向猎物前总会停顿一秒。

“冷静Tom!等一下—”

与此同时,

“Tom,我在你们心中难道就是个每天早晨七点钟拽着小拖车守在超市门口等待抢购特价商品的老妈子形象吗?”

“亲爱的,这个问题你已经问了三遍了。”

“好吧...”

Freddie摸了摸打了发胶的刘海,“可能是我跟不上潮流,但是不至于变得俗气吧...”

Thomas紧紧搂住他,“Fred你一点儿那也不俗气好吗,你去超市的步伐都像是在走红毯,你拿起圆白菜的架势犹如奥斯卡在手,现在你只需发表你的获奖感言。好吗Fred?”

“我爱你Tom。”

---

“!”

Tom刚走进客厅就看见Freddie正在冰箱微弱的黄色光线下倒腾着大大小小的袋子。

“Asa—”他尽可能小声地叫着Asa,“怎么了?”“嘘—”

但Freddie的听力一直都很好,可能是学霸的buff,

“嘿Tommy,Asa,今天在家还好吗?”Freddie戴着橡胶手套的右手扶住冰箱门,展现他标志性的微笑。

“呃...非常好。”Asa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和Tom一样。

Freddie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灯管坏了一根,Thomas已经去买新的了。”Tom和Asa这才意识到厨房比以往要暗一些。

Tom偷偷靠向Asa,“现在这件围裙让我有些不舒服...”

“围裙的颜色很难看吗Tommy?”他又听到了!

“没关系。”Freddie揪起薄荷绿的长围裙,“反正是一个什么糖果色围裙套装,袋子上写着有助于活跃餐桌氛围,显然效果不理想,一会儿我就换掉。”一个挂满霜的黑色塑料袋被重重磕在桌子上,发出一声巨响。

“F,Freddie?”Tom尽量不去仔细打量那些不知道被什么撑满的袋子,“你在做什么?”

“收拾冰箱,有些东西必须要拿出来扔掉。”

“是为了把更大更重要的东西...放进去吗?”“Tom!”Asa拽紧了Tom的衣角。

“这是什么意思?”

Freddie停下手上的活,擎着双手朝他们俩一步步走去,“你们似乎有些不对劲。”

是光线不足的缘故吗?Tom感觉眼前的事物有些发飘。

......

“卡”

大门被打开,Thomas带着傍晚的凉气大步走了进来,

“你们都在呢。”

“Thomas你回来就好,我们先回卧室了!”两个身影瞬间消失。

Thomas愣了一秒钟继续脱皮衣的动作,“他们这是怎么了?”

Freddie耸了耸肩膀,“算了,可能是什么测试之类的,我又搞不懂了。”

“我们也有他们搞不懂的东西,别在意了,这些都是什么?”

“嗯...乱七八糟,草莓酱还是樱桃酱,超级多,这个是什么?酱牛肉和泡菜,上次从韩国带回来的,我们为什么会带这种东西回来?还有...这是面膜吗?我们之中有人有收集面膜的癖好吗?”

Thomas好笑地将焦头烂额的Freddie从冰箱里解救出来,“好了Fred,让我来吧,你今天太累了。”

Freddie亲了口Thomas的嘴角,顺便把粉色的围裙递给他,

“我觉得绿色的那一条更适合我。”

“不太好。”

“为什么?”

“Tommy说他不喜欢。”

“什么?”

---

深夜,Tom和Asa的房间里窸窸窣窣,似乎有两只小耗子在啃床垫。

“A-sa-我们是不是该睡了?”

“几点了?才12点,看完大结局吧。”

“还有多少集?”

“我看看。”

“Asa...你一会儿还想去厕所吗...”

“嘘—等等,好像有人在敲门。”

“是剧里的声音啦,别疑神疑鬼的好不好。”

“...暂停一下。”

“我的耳朵被耳机别住了!”

“笨蛋—”

“啊!!!”突然一阵刺耳尖叫,整个世界亮了起来,

“你们躲在被子里干什么?!”

Thomas穿着睡衣,一只手胡乱抓住快要倒下的台灯,显然也被吓得不轻。

“是Thomas,Tom,没事了!”Asa拍着Tom的肩膀,努力让他从自己的怀中抬起头。

几分钟后...

Thomas盯着漏了电一样不停闪动的屏幕,画面中心出现几个大字:Bates Motel。浑厚的男声开始说着前情提要。

“这就是你们说的恐怖片?这两天奇奇怪怪的也是因为这个?”

Tom和Asa并排坐在床边,像两个偷看小电影被家长抓个现行的未成年。

“我们也只是出于欣赏和学习的目的...”

“我认为你们把对角色的感情带入到了Freddie的身上,天知道他有多爱你们,看看每次你们列的都能拿来跳绳的购物清单他有哪一样会忘记?你们送去干洗的衣服难道都是自己长脚走回来的吗?还有讲究到不行的一日三餐,柠檬调汁,胡椒现磨还有什么?土豆去淀粉,黄瓜要去皮,牛奶蜂蜜8:1不能超过40℃...我相信即使你们嗷嗷待哺,他也会一勺一勺把你们喂饱。”

Thomas坐到中间搂住Asa和Tom的肩膀,俨然一副开明家长的模样,

“别让他伤心好吗?”

Tom瘪着嘴点了点头,望向勉强扯出一个笑脸的Asa,

“我们太荒唐了。”

Thomas挑挑眉毛表示同意。

“Norman只是Freddie演绎的一个角色,Norman属于Bates Motel,而Freddie属于我们。”

“看来你们已经想明白了。”

“谢谢你Thomas.”

“那就祝你们晚安了,对了,”Thomas折了回来,“冰箱里的面膜是哪位的赶紧处理一下,限时三天。”


“Tom我刚才梦到两只土拨鼠在尖叫。”

“土拨鼠可进不来家里,安心睡吧。”

评论(5)
热度(83)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