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内增高

好想告诉你(云风)

    最近重温风云电影系列,看到大家都在吐槽风云决那里师兄明明可以靠说话非要硬打,可是能怎么办捏?云师兄是个天生语废啊!但是不要紧,就让我来圆云师兄一个话痨梦,让他迎娶风师妹走上人生巅峰!

    

  (请看这里):纯属恶搞!相当恶搞!绝对恶搞!肾入!

   私设泥菩萨尚在人间。

    电光火石,石破惊天,

 步惊云再一次被踹飞,眼角似乎还挂着泪。

 躲在角落里的第二梦和楚楚不忍偏过头,

“楚楚姐,云大哥好可怜呐每天都要被风大哥家暴。”

 楚楚纤指揩过眼角一滴无形泪,

“没办法,谁让云大哥是个天生语废,历史告诉过我们:嘴炮无能就要挨打。”

“难道就没有办法能让他们两个好好交流的吗?”

  

    二人带步惊云接连找了几位高人。

 猪皇:聂风不是对龙骨有反应吗,把龙骨植入步惊云体内不就行了?

 步惊云表示还不想被师弟手撕抽骨。

 邪皇:麻烦这种事以后不要问我这种单身狗了好么?他悲痛地看向空荡荡的右手,仿佛在看自己已逝的爱人...

“...”

 无名:我看你们眼神交流明明很足嘛,年轻人的感情就是要在打打闹闹中升温滴。

“被打倒是不要紧,只怕有一天会变成m。”

   步惊云小声嘀咕道,“其实现在师弟一天不踹我我还有些浑身难受。”

 已经是个标准的m了好吗!

 楚楚将右手指甲咬过一圈,“看来只有一个人可以帮我们了。”

   

“jijiji—uuu—jiujiujiu”

 楚楚对着手中的红色不明生物发出奇怪的音节。

“楚楚姐你在干嘛?”

“我在教小猴子喊‘救命’啊,这样它就能把泥菩萨喊来啦。”

 楚楚站在山顶,双手架住火候腋下将它举过头顶,大喊道:

     YOU WILL BE THE KING !

 “嘎————”

    刹那间猴叫声响彻十里八方。

    一颗闪着亮光的小东西从火猴头上落下掉在地上,眨眼间凭空站出一个人来。

    第二梦看他一脸不耐烦地挠着脸上的疮和泡泡,

“莫非您就是—”

“吔屎啦!睡个觉都会被吵醒!”

   第二梦挪到步惊云身边,“云大哥,他真的是泥菩萨吗...”

   步惊云早已恭恭敬敬抱拳作揖,

“无意冒犯前辈,只是晚辈有一事想求。”

“我道是谁,”泥菩萨抱起火猴,“原来是天下会飞云堂堂主。”

   步惊云淡然,“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那个...泥菩萨前辈,”楚楚好奇地看着猴子,“您怎么会在它的身上啊?”

“一提这件事我就来气,如果不是你们每次都抢走我的火猴我哪里用得着变成跳蚤寄居在猴子身上啊!”这些年来泥菩萨好像暴躁了不少。

   第二梦偷偷跟楚楚耳语,“原来这是个魔幻剧啊。”

“前辈!”步惊云怒刷存在感。

“你到底有什么事啊?”

“是这样的,我师弟入了魔道,您有没有办法能让我师弟恢复?前辈?前辈别走!”

  步惊云一把抓住要跑路的泥菩萨。

“放过我吧,和你们两兄弟沾上边儿总没好事!”

   泥菩萨拼死挣扎,怀里的火猴钻空跳出,被第二梦逮个正着。

 “我的火猴—”

  “前辈,我无心伤害你和小猴子,只求你帮帮云大哥。”第二梦露出十分可怜的模样。

    泥菩萨不再反抗,环视了一圈明明没一滴泪都没掉还不停吸鼻子的三个人,

    缓缓开口道,“知道我为什么叫泥菩萨吗?”

  “母鸡呀。”

  “因为我总是自身难保啊,怕了你们了!”

    

    四个人找了块阴凉处席地而坐,

    第二梦用树枝在地上划拉几个字,“好,现在我宣布,‘助力云大哥与风大哥重归于好’小组正式成立!”

    三人无语。

    泥菩萨道:“事先说明啊,具体怎么解除聂风的魔性我是知不道滴。”

    步惊云道:“我知道,只要除去师弟的魔眼就行了。”

 “你知道还找我?”

 “可是,”步惊云为难,“我近不了他的身,三米之内我必被踢飞。”

 “是呀是呀,”楚楚加以补充,“远程攻击的话云大哥又怕伤了风大哥。”

    泥菩萨冥思苦想中。

 “其实我觉得你可以通过交谈慢慢接近你师弟,你们那么熟也会有些心灵感应的吧。”

 “不愧是大师!”楚楚两手一拍,“一语中的,但是云大哥是个语废,以谈话为手段的任何事情他都是不行的。”

 “是吗?”泥菩萨怀疑地看向步惊云,“我觉得他和我们聊得挺溜的啊。”

   此话一出口楚楚和第二梦纷纷看向步惊云,

 “对呀,云大哥,你现在和我们说话好像并不吃力啊,为什么在风大哥面前你就说不出话了呢?”

 “我不知道...”

   泥菩萨手掌摊开,三颗药丸出现。

 “我想可能是有些话你难以说出口,这样,我这里有三颗药丸,吃下一颗你就可以毫无压力畅所欲言,从此解放内心,但是呢—”

 “真的有这种东西!”第二梦立马把药丸攥在手里,“这下就没问题了。”

 “但是—”

 “云大哥你快吃一颗吧。”

 “但是!”

 “味道还很甜呢。”步惊云舔舔手指,“前辈你说什么?”

 “没什么了。”泥菩萨笑得慈祥,“我建议你搭配这个一起吃。”

 “这是什么?”

 “是枣,又鲜又亮的大红枣。”

    

    泥菩萨表示受不得恋爱的酸腐气息只想散发单身狗的清香于是就先撤了,剩下三人布置好现场准备实地检验药效。

    步惊云拿出上次被扯坏的龙骨,一点点削下粉末撒成一条长线,第二梦和楚楚则躲了起来。

    不一会儿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冷,花花草草上结了一层霜。

    步惊云看着远处慢慢逼近的人影攥紧了拳头。

    聂风正顺着龙骨粉走来,在离步惊云三米处停了下来,风起云动,一阵寒风吹过,两人衣衫飞舞。

    步惊云谨慎地向前挪动一寸,忽然聂风瞳孔缩小魔气四溢,雪饮刀翻动,眼看又是一场恶战,

 “风师弟!”

    说时迟那时快,一声深情呼唤,刹那间魔气淡去,聂风神色恢复稍显清明,呆呆地望着前方。

 “风师弟你冷静一下,还记得我是谁吗?”步惊云试图慢慢接近聂风。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

    雪饮刀被倏然提起。

 “好了好了,我不过去...”步惊云站在原地深吸一口气,

 “你记不记得,为了对付绝无神邪皇前辈将魔刀刀法传给你,他说你做事有分寸拿捏得当一定可以摆脱魔性,谁知你入了魔后难以自拔,这些天来你一直在躲我们,我们很想帮你却无能为力。”

   聂风眉间蹙起,神情微动。

    

 “快看,风大哥的表情不一样了哎。”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云大哥说这么多话。”

 “你看你都瘦了一圈了,难道成魔后只需要喝露水和西北风就能活吗?脸色也不如从前了,发质也变差了。”

   聂风低头看着垂在胸前的一缕长发。

   步惊云趁机将事先准备的冰川泉水涂在眼角,这种水如至纯至臻的泪水,水珠饱含无辜、哀伤之感,看到的人无一不动容,嘶怎么有点辣眼睛...

    

“小梦你偷笑什么?”

“还有啊,每次打架你都踹我胸口,我这里都淤血了。”说着步惊云的双眼湿润红肿起来。

  聂风似乎有些动摇,身形恍惚几下向前迈出一只脚。

  步惊云不停地擦着瀑布一样奔涌的泪水,他已经看不清眼前的人了。

“云大哥哭得好卖力啊真是演技派。”

  终于两人相距一步之遥,聂风周围的寒气也减去不少,步惊云见他情绪稳定,于是冲一边招招手。

  楚楚和第二梦小心探出头来,瞬间吸引了聂风的注意。

“真的可以吗云大哥?”楚楚害怕地问道。

“放心吧不咬人的。”

   两人赶紧站到步惊云身后。

“你有没有觉得风大哥的眼神不太对啊?”

“好冷啊。”

“风师弟?”步惊云发现聂风的目光紧紧锁定在自己身后。

    

  突如其来一阵安静...

   

 “风大哥!”

    魔气突然暴涨,聂风脖颈青筋迸出,眼中杀意满溢,一刀挥下地面裂开一道沟壑,对面三人惊慌后退。

 “云,云,云大哥,快,快,快说点什么!”

 “爱过。”

 “爱你妹啊!讲道理我们这种炮灰女主在这种给里给气的剧情里都是一招被秒的,我还年轻我不想死啊!”

    眼看聂风蓄力成功,步惊云灵机一动将手中半截龙骨远远抛出,

 “看招!”

   一道黑影迅速朝那个方向飞去,看样子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了。

 “呼—”三人瘫坐地上。

 “吓屎人了。”

 “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急,”步惊云吸了吸鼻涕,“我们先来探讨一下在冰川泉水里放辣椒水的问题。”

     

   晚上三个人正在做小野鸡炖蘑菇,猪皇匆匆赶到。

 “世间万物呢,有邪就有正,有阴就有阳,有魔就有仙。”

 “呼噜呼噜,要再加一点盐。”

 “既然你不想救你师弟那我就走了。”

   步惊云盛汤,“猪皇前辈要不要也来一碗?”

    ......

 “呼噜呼噜,书上记录一处仙池正好与魔池相生相克,如果能把聂风带到那里去可以冲抵掉他体内的部分魔性,不过问题在于,怎么样才能把聂风带到仙池,他现在的力量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了呼噜呼噜。”

“放心吧猪皇伯伯,”第二梦拉过步惊云,“云大哥已经可以接近风大哥了,而且短时间内可以控制他的魔性。”

  步惊云从怀里摸出剩下两颗药丸,正要服下一颗被楚楚拦住,

“这个吃多了真的没有关系吗?”

   步惊云叹道:“可是我感觉有些话还是很难说出来。”

“怎么会这样?泥菩萨不是说只要吃一颗就能畅所欲言吗?莫非...云大哥你是个超级大闷骚?”

  猪皇恍然大悟,“原来你们找了泥菩萨啊。”

“猪皇伯伯也知道泥菩萨?”

“当然了,”猪皇一脸得意,“要不是他当年高举风云大旗并扬言‘风云一定要在一起’,我们这些老油条又怎么会为推风云王道豁出老命呢。”

   步惊云:“纠正一下,是云风王道。”

   说完步惊云服下一颗药丸,顿时周身金光笼罩,于半空转体翻腾两周半后锵锵落地,待光芒散去重现在大家眼前。

“帅哥你谁啊?”

“画风和我们不太一样啊?”

   步惊云大手一挥将泡面卷发向后拢去,眼皮半抬,举手投足间皆是忧郁气质。

“呼—我感觉自己变得感性了起来。”

“可是这样就不是步惊云了吧!”

“不如叫不均匀吧,蛮押韵的。”

“雅痞中还带点盗版的味道是什么鬼啊。”

  步惊云挑挑眉毛,“放心吧,这次我一定会把师弟禁锢在我充满爱意的怀抱中的。”

“我忽然很担心风大哥...”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刚刚撒到原始森林中,家住纯天然大山洞的步惊云便提着绝世好剑,从山沟精神饱满地出来。他要去找人,这是他经常做的事情,是孤家寡人赖以生存的生活方式。今天步惊云的目的与平时稍有不同,他要去寻找一个特殊的人——风师弟。

  很快步惊云便锁定了方向,因为据多天观察,有风师弟的地方大部分都在水边。步惊云穿戴好护胸甲,开始向有风师弟踪迹处悄然前进。在地面上寻找风师弟的脚印,为了找到风师弟,必须要为暴娇的师弟学会各种技能。扒开灌木丛风师弟就暴露在眼前,他开始露出微笑,因为这预示着幸福和脱单。

                                                                 ——《舌尖上的风师弟》

   步惊云堵住聂风的去路,两人相隔较之前近了些许,步惊云目不斜视缓缓单膝跪下,将绝世好剑一寸寸插入泥土之中。

   聂风眼中波澜涌动,不知是善是恶、是喜是怒。

   空气中弥漫着危险的气息,步惊云将右手背到身后,慢慢地掏出...一支红玫瑰。

   聂风默默后退一步。

“风师弟,我喜欢你。”

   第二梦迅速抽出小本本写下:兄弟阋墙背后的惊世虐恋,看到这一幕全武林都震惊了!

   步惊云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抛出个媚眼,反观聂风七窍生出黑烟呼吸急促,好像十分激动的样子。

“在我的心里一直埋藏着一个秘密,再不说恐怕就没有机会了,风师弟,早先时候是我不懂,自从你入魔我才看清我的内心,我没有一天不想着你,我整个生命的中心全都在于你,我想,这就是爱吧!”

   等他说完聂风带着方圆十米寸草不生的寒气掠到眼前,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向上擎起,步惊云丝毫不反抗,继续用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说道:

“你想杀就杀好了,反正没了你我也活不下去...”

   聂风盯着他胀红的脸迟迟没有动手,手中的雪饮刀抖个不停。

   僵持许久,步惊云如残灯游火般呼出一丝游离不定的气息,就在感叹命已休矣时被重重掷在地上,他赶紧捂住脖子咳喘起来,忽然一只冰凉的手伸过来抚摸他的喉咙,大脑缺氧中的步惊云下意识以为是楚楚或是第二梦,可是一想到当下情形就觉得她俩决不会靠近他和师弟,难道是!?

   步惊云惊慌抬头,却看到聂风正蹲在自己眼前,脸上毫无表情像是机械傀儡一般,但手上却极致温柔。

“师弟...”

   步惊云站起,聂风也同他站起,步惊云抬起手试探着触碰他的脸颊,聂风僵硬地歪过头去蹭他的手指。

“嘭!”一支二踢脚在步惊云心上炸开,顿时让他飞升入云。

“师弟,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我带你去个地方,好不好?”

   聂风竟然教科书式乖巧地跟在步惊云身后。

   步惊云怀揣着忐忑的心情前面走着,忽然感觉背后一阵鸡皮疙瘩,转头看到聂风浑身暴戾之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楚楚和第二梦正抱团发抖。

   步惊云小心脏砰砰直跳,“那个,你不喜欢她们吗?”

   聂风嘴唇微动做了一个“gun”的口型,步惊云如同收到指令赶紧冲楚楚和第二梦使眼色,直到那两个人消失在视线中,聂风这才平息怒火。

   步惊云低头擦掉冷汗,没来得及看到聂风嘴角一抹邪笑。

  

   腾腾上升的热气筑起一道遮挡秘密的雾墙,净身者双目微阖,齐腰长发浸在水中,白皙的皮肤上苍青色的兽纹时隐时现。

   另一个人踏入池中,先前的那个人依旧安静地坐着。

“猪皇前辈没有说过这里原来是个温泉。”

   聂风睁开眼睛直视着坐下的人,眼神让人如芒在身。

   步惊云立马感觉坐立不安,小小反省一番:风师弟好像不喜欢自己提到别人,下次一定注意。

 “风师弟,”步惊云抓着块毛巾贴近,“我帮你擦一下身体。”

   等了许久没收到批准,步惊云擅自做主擎起毛巾轻轻触碰聂风的身体。

   小的时候虽然有过共浴,但从来没有如此仔细地去看这个人褪去衣衫保护的样子,骨骼和肌肉架构起精妙的躯体,连水珠在上面游走都是一副美好的图景。

   毛巾逐渐向下走去,聂风似乎又被什么干扰睁开空滞的双眼,步惊云像被烫到一般缩回手。

   盘着麒麟的苍白手臂从水中抬起,毫不犹豫地附上步惊云的胸口,循着肌肉的纹理一点点摩挲。

   略凉的手指触在温热的皮肤上激起怪异的痒意,步惊云呼吸不畅本能地抓住那只手腕,很快另一只手也上来兴风作浪,步惊云向后躲着,聂风不急不恼紧贴其后。

   狭小的空间预示着无路可逃,步惊云双手紧握聂风肩头,但心思已不在如何逃脱上了,而在于手下似有磁力的细腻正吸附着宽厚的手掌无法自拔。

   狂乱的心跳声震得步惊云耳中直鸣,很快双手也失去感觉,一阵强烈的凉意从胸前散开...

   突然水花四溅,聂风倏地站起一招风神腿踢向一侧,洞口传来炸裂崩塌的声响和一声哀嚎。

“好像是猪—”步惊云适时地踩住了刹车。

   等到一切平静,聂风慢慢将腿收回,水中忽然出现两朵血花,

 “好,好腿...”云师兄你鼻血都流到脖子上了不要紧吗?

   ......

   看着那张平静的面容,步惊云握紧了绝世好剑转身走开。

“还是没办法去除风大哥的魔眼吗?”

“我下不了手。”

   这几天聂风的魔性再也没有发作,但是步惊云心知肚明,魔眼不除聂风身体里就永远埋着一个巨大的隐患,无论怎样他都不会是一个正常人,而是被魔刀控制的傀儡。但每每拿起剑来步惊云心中都会生出强烈的不安,这种不安包括对强行驱魔后聂风生命安全的担心,还有行动失败带来的更加恶劣的情况。

“风师弟虽然闭着眼睛,但我总感觉魔刀在监视着我。”

“但是...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步惊云正与楚楚交谈,忽然见第二梦惊慌跑来。

“不好了,风大哥又发狂了!”

“不是让你不要接近他吗?”

“不是呀,我听到有奇怪的声音,过去看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步惊云焦急地跑回山洞,聂风赤裸的上身覆着麟甲,目眦尽裂,周身魔气环绕,整个人几近兽化。

  步惊云惊诧,不敢轻举妄动,猪皇曾提醒过,仙池中纯净之气会与聂风体内魔气发生冲撞,有可能会引发承受者神经混乱举止狂躁。加之这些天来步惊云处心积虑想除掉魔眼,魔刀有所感应冲破聂风神志束缚,从而引起了魔性大爆发。

“风师弟。”

   聂风发现了步惊云,他虚握着狰狞的手爪走了过来,每一步都带着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不!”楚楚先一步挡在步惊云身前,

“要杀云大哥就先杀了我!”

“不!”第二梦如母鸡护小鸡一般闪了过来,

“要杀云大哥和楚楚姐就先杀我!”

“不!”猪皇闻声赶来,“...要杀我就先过他们那关!”

   一阵风尘过,血腥味起。

“怎么,又是我...”

   恭喜玩家聂风斩获一血。

   

“啊—”忽然聂风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情,他一只手箍住头侧,另一只手用力握住雪饮刀,脚步迈出又迟疑不决,似有两个灵魂在他的躯体里抗争。

“师...”他的嘴里发出模糊的声音,步惊云听不清楚,但他清楚地看到聂风的眼中蓄满泪水,他紧咬牙关,泪水始终没有流出。

“步惊云!”

  步惊云回神,猪皇冲他喊着,“趁现在!”

   步惊云再一次看向正在哀嚎的聂风,他摇了摇头,手中的剑似有千斤重。

“你想清楚!你想让他一辈子都这样吗!”

“云大哥...”

   聂风抽搐般扬起头,乌黑的长发在他脸上散落,瞳孔放大又缩小,煞白的脸色让他看上去与鬼魅无差。

   形同枯爪的双手从身侧缓缓架起,魔气翻涌而出。

   步惊云目光凝滞呼吸哽咽,沉寂片刻他长臂挥过身前,剑锋与地面擦出流星般金光,一滴水珠划过面颊。

“风—”步惊云大喊着冲向前去,如穿云之箭突破重重幕障,他端平绝世好剑,剑首直指聂风眉心。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聂风嘴唇颤抖,几不可闻的一个“云”字从他口中吐出,一瞬间步惊云似被击中心口悲痛万分,无数画面在脑海中闪过,攥紧的手渐渐松动,剑身脱缰而去。

   一声巨响,宝剑从天而降插入地面,两个人重重翻倒,步惊云不顾疼痛急忙爬起,楚楚和第二梦已经跑向聂风。

“风师弟...”

   聂风仿佛大梦初醒,他皱起眉头,额间流下蜿蜒血迹。

“怎么会这样...”

   刚才那一剑被聂风低身躲过却恰好刺破魔眼,魔眼既除聂风便恢复清明,步惊云长舒一口气不知该笑该哭。

   等等,步惊云听到细微的崩裂声,他惊恐地四下寻找,一道裂缝正从绝世好剑与地面的连接处不断延伸。

“快过来!”

   听到步惊云的呼喊三个人也发现了异样,迅速向那边跑去。

   地面塌陷之际聂风将楚楚和第二梦推出,脚下一空向下坠落。

“师弟!”眼看聂风已随泥石坠下,步惊云飞扑过来抓住了他的手。

“抓紧!”

“师兄,”聂风仰视着步惊云,眼眶通红,“谢谢你,还有,对不起...”说完手上力气渐弱。

“风师弟!”步惊云使出全部内力,手上筋脉绷紧,“听我说一句。”

“我说我喜欢你,要随你去,都不是说说而已,如果你松手我们就来世再见。”

   尘埃落定,整个山谷好像被定格,风平草静,仿佛都在等一个重要的决定。

  江湖传闻“江湖第一术士”泥菩萨为报昔日天下会帮主雄霸迫害之仇,借前天下会飞云堂堂主步惊云拯救失足师弟之机骗他服下巫药,致使步惊云性情大变、偏离角色设定。后风、云寻泥菩萨求解决之法,泥菩萨役使二人为其端茶送水半月有余,而后告知此药无解,并不是无药可解,而是无须解,七七四十九天药效一过服药者自然恢复。然后...自打那一天起谁也没有再见过泥菩萨。

“有这种心肠还叫什么菩萨,不如叫夜叉。”

  闻言聂风抿嘴憋笑。

 “不过就算无药可解也没关系,至少你不介意。”

  一秒,两秒,步惊云的笑意僵在脸上,“师弟你怎么不说话?”

 “师兄,我...”

 “难道你,真的...”

 “没有...”聂风目光转向一边。

 “那你为什么不敢看我?”步惊云咬牙,“原来你真的很介意。”

 “没有,只是...有点烦。”

 “那还不叫介意!”

 “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是不是那药有副作用啊?”

 “现在又不用我去杀人我装什么冷酷。”

 “哦,原来你之前都是装的。”

  霞光透过火烧云洒在步惊云和聂风身上,两个人忽然笑出声来,这一天即将过完,而属于他们两个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喂,别看啦,走远了。”

   远眺的人叹了口气,“小梦,你说他们这一走我们怎么办?”

  “楚楚姐...不如我们百合吧!我们两个颜值这么高一定会赢得全武林的支持的!”

  两个人不约而同看向对方,天地浩大,竟显得同类是那么的可遇而不可求。

  

  后来这个地方下了场大雨,山谷里的一切旧迹被冲刷干净,万籁俱寂后,雨过天晴,焕然一新。

   

   

    

  一个含蓄的小车...

  聂风:师兄,原来你这把才是真正的绝世好剑。





评论(10)
热度(31)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