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妮的内增高

初生奶喵不怕鼠(六)又名一桩凶案引发的恋爱

    第二天,开封府前热闹非凡,爆竹声落红纸铺地,王朝马汉张龙赵虎携府内一班衙役左右陈列,附近百姓将方寸之地围得水泄不通,不远处一红一白两个挺秀身影前后骑马而来,包拯与公孙策亲自迎接,二人行云流水般翻身下马抱拳作揖,了了几句寒暄后四人先行进了府邸。

    围观群众有不明所以的纷纷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展护卫立功归来开封府上下为他接风,特设二十桌酒席要与百姓同庆。还有人问那个白衣服的是谁?就是展护卫身边的那个俊俏小伙。随即招来嫌弃,外地来的吧,锦毛鼠白玉堂你都不认识!这两年经常和展大人一起巡街办案。不过,这白玉堂既不是官差,又不是咱们这儿的人,怎么就频频进出开封府给朝廷办事呢?

    入夜,开封府堂屋内灯火煌煌觥筹交错,黑暗中两道寒光如淬毒之箭瞄准窗格上那个沉声静气的影子。

    忽然房门打开,一个壮汉扶着一红衣人走了出来,那人扶额摇头,脚步踉跄,像是不胜酒力先行离席。红衣人歪歪扭扭低头往前,壮汉只顾搀扶却没有注意一道暗影正借着夜色悄悄潜近。

    “展大人你先休息吧,我过会儿再来看你。”

    脚步渐近黑影闪身缩到梁上,房门“嘎吱”一声响,壮汉合门离开。

    

    —假使这次展护卫能恢复记忆,也只能算是侥幸。

    床上的人侧身向里躺着,回想着昨晚公孙策的一番话。

    —前几天庞太师在皇上面前弹劾大人用人不当办案不利,不知是趁火打劫还是早有预谋...倘若展护卫失忆与庞太师没有关系,那凶手是要报私仇,很可能就是官银案的余党作祟,不过尚不知展护卫失忆是被人下毒还是其他所致,就算抓到凶手真相大白,那一切也要看天意。

    正想着一阵细微的摩擦声从背后传来,床上的人假装打起呼噜,哪怕那人走路如羽毛落地他照样能分辨出来,寒气贴着后背散开,片刻停滞后一股劲风袭来—

   “咯咯”,骨头近乎被捏断的声音。

     刀剑锋利但拳脚更快。

     黯淡月光下银色金属上闪过诡异的绿色正照着那人冷鸷的双目,黑衣人眼中惊骇,多时才提上一口气,

    “白玉堂!?”

     那人已钳着他拿刀的手腕走到亮处将真面目现出,虽是红袍束发,但那阴冷神色,仿佛寒冬腊月里从头到脚浇下一盆凉水,让人不寒而栗,又怎么会是展昭呢。

    “你是什么人?”

     黑衣人左手中挥出一把袖剑,却未及面门便被拦下,白玉堂手上发力向上折去,只听得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两把刀咔嚓落地,那两只手似软面般垂了下去。

     黑衣人全身颤抖,然而他并不是怕死,江湖传言锦毛鼠白玉堂行事刻薄手段毒辣,只分善恶不问人情,未谋面之前他便是如此听说,然而初见白玉堂,只是觉得那人器宇轩昂智慧非凡,与展昭办案时却是拿捏得当处事圆滑,似乎是个极重情义的人而并非传闻那般恐怖。如今与这个人三尺之隔面目相对却丝毫也不敢怀疑那些传言,看他瞳仁微动你便要担心害怕,不知下一刻是要瞎了双眼还是丢了耳朵,难道这白玉堂不仅手段复杂狡诈,就连人前模样也有多面?

    正当黑衣人冷汗淋漓之时,房门被猛然推开,是开封府一干人员,一个白衣少年模样的人带头冲了进来,开口便喊五哥,定睛一看,黑衣人当下明白七八分。

      白玉堂倏地将黑衣人的蒙面扯下,当即两个人惊呼出声,一个是眼前的行凶者,还有一个是展昭。

    “是你...”展昭反复念叨几遍也没有说出他的名字,似乎那几个字到了嘴边却没有确切的音节。

     众人均关心展昭,却未注意从黑衣人脚下迸射出的一道银光,等到白衣人胸口绽出血花,众人也只是惊喊来不及作出反应,眼看刀尖破了皮肉却没有再深入,展昭愣在原地瞪大双眼,画影剑在他胸前挥落发出刺耳的撞击声,随之掉下的是七零八落的碎刃。

     趁乱黑衣人夺窗而逃,白玉堂足尖挑起画影紧接其后,众人慌忙搀扶受伤的展昭,等到人心安定下来忽听见公孙策惶然失色,“刀上有毒!”

     

     半个月前,应天,展昭奉旨查办官银失窃案,后与白玉堂共同查清是当地知县假借盗窃之名暗自贪污,正要捉拿犯人归案,不料知县畏罪自尽,家中妻妾老小孤苦无依,二人便打点遣散而后就地分别。那一日黄昏小雨,展昭独自驾马,却碰见山道上一老汉倚着推车悲泣,询问下才知是菜农被贼人打劫,展昭不忍便要掏钱救济,老汉赶紧上前道谢,忽然展昭发觉面上一阵发麻,抬头却撞见老汉从草蒲下抽出一把铁片刀,展昭立即出手却从心底涌上一阵无力感,手上也渐渐失了力度,忽然想到之前听说江湖上有人将迷烟封在细小的烟管中,而后嵌于齿缝中,与人近距离交谈时便可放出。

    那老汉撕了伪装,展昭认出是那位知县的养子,他口口声声要为蒙冤而死的父亲报仇,无论展昭如何解释他步步相逼执意要一命抵一命。

    展昭被逼近悬崖边上,眼看刀尖要刺进胸口他也没了多余气力,心下一横便跳下悬崖,那人料定展昭必死无疑便驾车潜逃,却没想到展昭下落时被崖下藤蔓揽住缓冲并没有丧命。但是因为头部受到冲击展昭失去了记忆和部分心智,昏迷中被附近村民救起,之后被公孙先生寻回并告知一切。

    此番行凶者听闻展昭活着回了开封府便又生杀意,没想到正中圈套。

   ( '▿ ' )最后一章扔在评论里了~

评论(12)
热度(34)
颜即正义!
© 妮妮的内增高 | Powered by LOFTER